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疏解IPO堰塞湖的根本出路  

2017-06-06 16:3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减持新规刚刚落地,市场就在期待着“IPO新规”和“退市新规”。这并不是得陇望蜀,而是因为对于积重难返的A股市场来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纵然不难利好于一时,但是,风险后置至多是权宜之计,未必是根治顽疾的真正良方。

同此前所多次制定的相关减持规范相比,最新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最大的特点就是有针对性地封堵了“过桥减持”、“精准减持”、“恶意减持”等制度性漏洞。以往那些利用政策规则漏洞越线抢跑的减持套现行为将受到一定的约束,这对于缓解减持套现给市场所带来的压力,纠正市场的风险偏好,压缩资本市场的投机套利空间,维护市场的稳定,短期而言,具有明显的利好作用。但减持新规本质上并不是不准减持,而是增加了减持的成本和不确定性。也就是说,随着股权流动性的这种被人为控制的降低,无论是对于被延期减持的解禁股还是相关定增产品赎回来说,长期而言都将有可能形成犹如堰塞湖一样的巨大风险。尽管从眼前来说,延缓风险的发生或不无可能为日后找到减轻乃至消弭风险的法子多延长一点时间和多争取一点机会,但这是不是可以算得上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其实还是很值得怀疑的。

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和董监高等高管越来越热衷于减持套现,与其说是人们趋利性本质的原形毕露,不如说是A股市场与生俱来的制度性缺陷所造成的。如果不是所发行上市的新股一仍其旧地保持着如此之低的流通比例,如果不是新股在发行和上市首日不由分说地总是有可能存在如此之高的二次溢价机会,又如何有可能使得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和董监高们不惜放弃自己所曾经辛苦创业的企业,也要去争取减持所带来的那种巨大的盈利呢?资本市场发行股票,本来应该是为了支持实体经济,帮助企业通过融资得到更好更快的发展,却不料由于一个减持套现功能的存在,反而造成了对实体企业的损害,这不仅有违资本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初衷,也使得支持实体经济成为一个言不由衷的空洞口号。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创业者为了赚钱而兴办实业,同他们在成为上市公司重要股东或董监高之后看到有比办企业还更容易赚到钱和赚更多更大钱的机会而主动抛售股票,甚至不惜放弃自己所创办的公司,只要并没有违反有关规定,毕竟同样也都可以说是无可非议的。只是新股发行的加速在避免了IPO成为影响股市稳定之堰塞湖的同时,反而加大了大股东减持对股市的压力,以至于监管当局不得不屈就于用这样一个新的堰塞湖来取而代之此前的那个旧堰塞湖的选择,这岂不也只能说不过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

新股发行溢价,是相对于IPO抑价而存在的,指的是股票在公开发行后首日交易的收盘价远高于发行价的情况。根据19912004年以及2010年以前的数据统计,中国AIPO平均抑价率大约此前在145%,此后约为156%。近期则尚且不详。而欧美等成熟市场的IPO抑价幅度一般为10%~20%,新兴市场通常在50%左右。一般认为,IPO抑价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市场信息的非均衡。一个市场的发育程度越低,市场透明度越差,不同投资者之间的信息差异月明显,IPO的抑价率也就越高。但是,这显然解释不了这么多年的新股发行改革在提高信息透明度上下了那么大的功夫,IPO抑价状况却为什么至今并没有得到很明显的改善,反而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在笔者看来,这只能说明,谜底或并不在于信息的透明度,而在于股权流通性和非流通性的人为割裂。

在有些经济学家看来,A股股票发行不按照每股账面净资产而是按其资产盈利能力和潜力作价即溢价上市是国际惯例,并不存在同股不同权,也不存在对流通股股东的不公平或歧视。不过,这个结论显然是错误的。事实上,A股从其一开始发行就明显存在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两类股权分置,股改虽然在理论上似乎解决了非流通股到期解禁成为流通股的政策障碍,但是,却同时也为流通市场带来了减持套现的巨大压力,以至于有关方面现在还在不得不为了缓解这一巨大压力而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正减持规范。然而,堵不如疏。如果不从源头上找到疏解大股东减持压力的根本出路,也不去注意减持新规是否会使得定价失衡的纠正过程更加缓慢,则任何的所谓规范减持方案本质上都不过是拖刀计,充其量也就无非是将现实的减持压力后置而形成风险累积的堰塞湖而已。这一次的做法恐不外乎同样也是如此。

长期以来,中国股市在单方面为融资需求服务的政策主导下,人为地形成了挥之不去的虚高发行定价和上市首日高溢价交易机制,这使得股市在万变不离其宗地成为上市公司圈钱工具的同时,也使得非流通股一旦解禁进入流通就毫无例外地成为严重影响股市稳定的定时炸弹。正因为如此,证券市场不仅无法更好地建立和发挥资源配置的功能,反而产生了更多的弊端,严重影响到了上市公司自身的稳定和市场交易态势的稳定,并日复一日地吞噬着市场的财富,摧毁着投资者的信心。

新股发行政策发审环节的严把关不仅未必杜绝得了不同形式的利益寻租,同时,由于历次的发行新政几乎无例外地从来就没有注意到流通比例设置上的蹊跷,对于理所当然伴随着高价发行和交易价上市交易而来的大股东减持套现动力的有增无减也就犹如睁着眼睛吃老鼠药一样,除了很不理解,还是无可奈何。尽管某些规范减持的举措或许在很大意义上称得上亡羊补牢,不过,无论将这称之为事中监管还是事后监管也好,从监管的效果来说,跟预防在先的事先监管毕竟还是无可比拟的。我们无法理解监管机制为什么要提出从事先监管向事中监管和事后监管转移,正像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提出了推进注册制改革的目标之后又只字不再提及了注册制一样。

离开了发行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离开了有进有出的退市机制的到位落实,像目前这样的大股东减持新政,说的是规范,其实至多也就是治标而不治本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而已。要使大股东减持真正规范有序,重要的并不在于让不让大股东有利可图,而在于能不能更好地引导实体企业“脱虚向实”。在这方面,流通比例的合理设置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在很多时候,这也许比新股定价的合理性更重要。国外真正有前途有投资价值的上市公司都是为了企业未来更好的发展而不是为急功近利的减持套现而存在的。从支持实体经济和发展实体经济的目标出发,新股发行应该像美国一样让社保基金和养老金持有更多的股份,而不能像现在这样以一发行就捧起少数几个动辄减持套现的暴发富翁为满足,否则,也就根本谈不上真正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了。如果连这一点也做不到,那么,一切的一切岂不也就不妨都可以免谈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