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注册制何必锦衣夜行  

2017-03-08 06:0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暗推注册制的猜测,尽管证监会以及刘主席本人均没有回应,并不等于销声匿迹。视IPO提速为不提注册制的变相推行注册制的大有人在。实际上,这同暗推注册制的说法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谓暗推,无非有两重意思。其一即是说,现在的提速明为消除IPO堰塞湖,实际上是为将来一步到位的推行注册制改革创造条件。甚至一直在为推行注册制鼓与呼的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也持有这样的看法,他认为,当前的新股发行速度正逐渐与未来注册制的节奏对接,“堰塞湖”消化之后,新股发行市场化的一大障碍就消除了。

刘士余主席在两会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市场密切关注的IPO“堰塞湖”问题时指出,资本市场解决“堰塞湖”的道路越来越宽,沪深交易所、新三板、区域性市场、规范化的并购重组等都是重要渠道,证监会也有信心解决IPO“堰塞湖”问题。他还说,长远看放缓或者暂停IPO的效果并不好,企业申请上市可给资本市场引来源头活水,同时高质量的上市公司与市场增量资金之间存在高度正相关。

不过,推行注册制改革是不是除了堰塞湖之外,一点问题也没有了呢?如是,则只要市场的承接力没问题,早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推个明明白白,又何至于时至今日还只能锦衣夜行,暗中来推呢?可见,问题的焦点应该并不在这里。

如果目前的市场尚不具备推行注册制的条件,一旦硬推则不免会带来较大的压力。已故经济学家谢百三在其生前所发表的文章中明确指出,中国如果贸然地在近期实施注册制风险很大,冲击和震撼很大。其中最主要的理由就是中国证券法对粉饰报表和造假的处罚比美国的同类案件要轻得多,不足以造成对违规违法罪犯的警戒与震慑。在某种意义上,谢百三对《证券法》尚未完成修法情况下违规违法犯罪问题的担忧和刘士余主席对证券市场某些乱象的震惊也许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不谋而合。正像刘主席在最近的这次新闻发布会上所指出的那样,中国资本市场多年的实践证明,没有稳定的市场环境,任何改革都无法推进,甚至已经迈出的改革步子可能要倒回来。注册制改革的在刚刚开始说要推出的时候却又被迫搁置了下来,岂不正是如此?

不过,所谓的暗推,如果指的是另一重含义,即遇到问题绕道走,则未免令人担心。尽管人们对于目前市场状态下“监管、监管、监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无异议,但资本市场之所以需要“监管、监管、监管”,与其说是因为不断地出现了非“监管、监管、监管”不可的太多的“野蛮人”、“妖精”、“害人精”、“资本大鳄”,还不如说是因为现在的资本市场不仅依然还存在适合它们生存发展的某种条件,并且还总是让它们有机会兴风作浪。这些人的行为往往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制度的擦边球,在资本市场上巧取豪夺,侵蚀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正因为如此,资本市场才需要依法监管、全面监管、从严监管,才能维护住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任何试图绕开《证券法》修法的所谓暗推注册制,即使说不上痴人说梦,岂不也是异想天开?就此而言,证监会和刘主席对暗推说法的不回应,在某种意义上,不妨也可以理解为无法予以认同的一种表示。

注册制改革如果只是发行节奏问题,随着发行节奏的逐渐加快,市场或不难从不适应到适应。如果只是审批权力分配的问题,只要证监会舍得将审批权下放,让交易所挺上一线,问题应该也不难解决。问题是,依靠有力的行政干预和监管支持,即使在短时间内有可能对虚假信息披露和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不法违规行为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并通过对兴风作浪的资本大鳄的打击,在一定程度上为IPO常态化的推进扫除一些市场障碍,但是,在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基本上还只能依赖行政权力的决断而缺乏相应法律依据来处理各种市场问题,不仅新股发行难以做到在法律面前的“公正、公平、公开”,而且,涉及惩治造假、强制退市以及规范大小非减持等许多各种各样常见问题上的跷跷板、翻烧饼等现象势必有可能依然还是司空见惯的屡见不鲜。这一系列对于市场来说具有根本性影响的老问题,只有依法治市才有可能较好地得以解决。除此之外,绕,显然是绕不过去的。市场纵然有可能在某一阶段的时间里暗暗地加快了IPO进度,恐怕也算不上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注册制,而只能是形似而没有半点神似的伪市场化或假改革。而徒具其名而无其实的假改革不仅无益于市场的进步,反而不可避免地由于掏空市场和损害中小投资者行为的愈演愈烈,而丝毫起不到支持实体经济和服务实体经济的积极作用,反而很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而成为巨大的祸害。在这方面,2015年那场伴随着所谓“改革牛”所发生的异常交易风波,也即通常所说的股灾,岂不正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刘主席在谈到新股发行时指出,过去当资本市场下行压力较大的时候,我们曾经用过减少甚至暂停IPO的方法,力图稳定市场、缓解下行压力,也取得过时点性的效果。但从长远来看,效果并不好,因为没有解决资本市场长期稳健发展的机制性问题,没有解决资本市场的源头活水问题,没有解决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问题。其实,注册制改革的问题何尝不是同样如此?正像刘主席所指出的那样,如果我们不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不坚持问题导向的改革哲学,那么资本市场当中长期积累下来的顽疾就不可能减少,更谈不上根除,资本市场的发展就没有活力,稳定就缺乏牢固的基础。而“稳定的预期,市场证明有效的做法,必须牢牢去做、别折腾,核心是做好上市公司发行股票的质量审查。”

一年前,2016年两会期间,刘主席明确回应市场,“注册制必须要搞,但需要好好研究,不能单兵突进”。今年2月,刘主席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会议上指出,“注册制是监管的方向性要求,不是监管目标。” 在尊重市场机制、遵守市场规律、顺应市场需求的前提下,资本市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牢牢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推什么样的注册制和怎么推进注册制改革,确实是个问题,并且有可能会是很大的问题。根据全国人大发言人傅莹发布的最新信息,2015年那次证券市场的异常波动之后暴露出一些新的问题,需要总结经验教训,需要重新进行论证。此前市场曾经希望在这一轮《证券法》的修订中为新股发行注册制扫清法律障碍,但根据证监会最新监管精神,新的修订草案中没有相关内容。无论新修订的《证券法》何时落地,在推行注册制改革的条件没有成熟之前,注册制急于锦衣夜行,不仅没有任何意义,更无助于真正解决什么问题,弄不好反而会有很多副作用。此举之为智者所不取,应该是不难理解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