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规范大股东减持不应该这样难  

2017-03-22 14:5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规范大股东减持,不应该依然是当前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尽管刘士余主席至今还没有正面谈及过这个问题,但是,据两会期间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透露,“正在研究进一步规范大股东减持”。最近,证监会对2017年度专项执法行动进行了总体部署,公司股权转让及减持过程中编题材、讲故事,实施信息操纵的行为也被列入“可能产生系统性风险、影响市场稳定、干扰改革发展的各类违法案件”的全面筛查范围。

大股东减持问题,其实也就是此前引人瞩目的大小非、大小限减持问题的延续。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大股东减持已经不容易或许也没有必要跟大小非或大小限一一对号入座,但是,无论从问题的成因还是对市场的影响来看,事情终究还是一回事。任何脱离市场可流通条件的所谓全流通,充其量都不过只是让流通股东埋单来帮助大股东圆其减持套现的财富梦而已,这对于股市来说决不可能是什么福音。

几年前的股改名义上虽然说解决了股权分置的问题,但是,迄今为止的新股发行充其量不过只是在形式上以限售股代替了原来的非流通股的提法,实际上进入流通的新股依然只占相当小的比例。以最近借壳上市的顺丰控股为例,其总股本达到418367.82万股,而此次非公开增发A股后流通股仍只有13298.26万股,约占总股本的3.18%,限售股则达到405069.56万股,占总股本的96.82%。尽管媒体所谓逼近A股首富的说法对于顺丰控股的王卫来说在目前至多还不过只是纸上富贵而已,但是,正像其此前所曾经说过的“不上市”并没有影响其现在的借壳上市一样,如果等到将来限售股解禁的时候其股价还能保持或接近现在那么高的股价水平,则王卫不要说没有对减持套现发表过什么想法,即使表过态,也没有什么可以影响他很容易地通过减持而令富可敌国的梦想变成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正是这种流通盘和有限售条件股份的不成正常比例的制度设计,不仅至今犹自对股市流通交易的稳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也使得财富分配公平正义的问题始终不变地成为我们这个股市的一个挥之不去的痛。至少在这一点上,股权分置改革前和股权分置改革后几乎仍然可以说还是毫无二致。

对于财富的诱惑力纵然是无可非议的,财富分配的公平和正义则是可以通过制度的合理设计来加以保障的。可是,自股改以来监管部门虽然也曾研究和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对有效规范大小非、大小限减持究竟起到了多少积极的作用呢?恕我直言,是在是太少太少了,少得简直让人无法不大失所望。别的不说,20161月份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对重要股东减持作了进一步规定,然而,去年下半年以来事实上所发生的重要股东巨额减持、快速减持、顶格减持、清仓式减持、变脸减持等现象不仅照样还在股市交替上演,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据报道,截至201732日,两个月来沪深两市共有342家上市公司重要股东进行减持,减持套现市值约340亿元,分别都超过了去年同期的223家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减持和约230亿元的减持套现市值。其中,减持金额超过1亿元的上市公司有79家,同力水泥的重要股东减持套现金额超过10亿元。世纪游轮更以38亿元之多成为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减持之最。

高送转成为高位减持套现的“法宝”,是近期大股东减持的一大特色。截至目前,两市共有144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分红预案。其中,不乏高送转方案配合大股东减持的案例。据123日海润光伏所披露的拟1020的利润分配预案。在其利润分配预案未公布前,股价早已提前出现异动,自2015年初以来的累计涨幅竟然超过四成之多,远高于同期沪指3%左右的涨幅,其2012~2014年前三季度业绩则乏善可陈,根本就没有实施什么高送转的资本可言。而搭这班高送转方案便车出台的不是别的,正是三位重要股东的减持计划。

资产重组亦不难为大股东提供了乘机减持的方便之门。威华股份201311月便宣布拟75亿元收购赣州稀土100%股权,在其股价大幅上涨的情况下,从去年6月份到今年16日,威华股份大股东李建华及一致行动人在股价处于高位时先后减持股份3650万股,套现金额高达8.4亿元。不过,今年122日公司却公告重组失败,其股价随即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那么,这里面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的提前减持行为岂不大有猫腻?!

作为政策的制定者和具体监管的实施者,证监会总是说大股东减持可以通过市场自身解决。不过,好不容易研究出来的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为什么却反而让不少的违规减持轻松绕过了《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中的相关条例呢?特别是在大股东可以将所需要减持的股票通过融券和质押等方式易手于市场机构的情况下,大宗交易联手二级市场减持,刻意规避信息发布的1%5%两条信息披露底线的情形居然不仅可以明目张胆地时有发生,而且,即使最终不得不因触线而发布相应的减持公告,他们也早已在被市场察觉之前实现了胜利大逃亡。而大宗交易在某种意义上却不啻成了掩护大小非大小限胜利大逃亡的障眼法。这岂不是颇为发人深省的吗?

记得还在乐视的控股大股东贾跃亭三天之内减持套现了25额亿的时候,以揭露和反映蓝田之迷而闻名的刘姝威教授就曾满腔激愤地炮轰道:“钱来的太容易了!投资者购买股票是要投资收益的,不是免费给大股东送钱的!投资者不是傻子”。但是,市场中的有识人士却认为,真正该炮轰的不是贾跃亭,而是大小非制度。换言之,只要不是不规范的减持,真正把投资者当傻子的也不是按规定进行减持的大股东,而是不合理的大小非、大小限制度,以及与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新股发行制度。也就是说,真正需要提上议事日程的也不是炮轰和扑杀一切形式的大股东减持,而是从中国国情出发更好结合股市根本制度的改革规范大股东减持。

规范大股东减持必须与发行制度改革结合起来。现在的发行制度,由于依然还存在与原来的股权分置某种程度上还大同小异的流通股和限售股的分裂,IPO也就不可避免地难以改变为新股中签和次新股得小头,限售股减持得大头服务的根本趋势。以前有人说,注册制才是从根本上避免和消除大小非大小限减持所带来的不公平不正义现象的根本出路。现在看来,这种说法也许过于绝对化。在注册制暂时不会提上议事日程的情况下,根据发改委的规划,发行制度改革还是要搞的。刘士余主席说,注册制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没有IPO数量的提升,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上了,壳的价格不就下来了吗,还炒壳吗?同样的道理,不妨也可以说,如果流通股的比例上去了,大小非大小限减持还成其为问题吗?

规范大股东减持要和股市功能定位的正本清源结合起来。从股市支持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出发,不要说上市公司融资不是问题,大股东减持的资金又用到企业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上去,就更不是问题了。怕就怕大股东嘴上说的是急企业实体经济之所急。减持套现的钱一到手,就不知投放到哪里去了,即使有再多的人说三道四他也完全可以不放在心上。大小非减持胜过几十年奋斗,这种畸形的上市造富从根本上背离了上市初衷。对此,证监会不管当然是不行的,否则,IPO和减持岂不就真的都成了为大股东造富服务的摇钱机了吗?

规范大股东减持宜疏不宜堵,不能动不动就搞运动。既往的很多实例都证明,越是动不动就用搞运动的方法来对付大股东减持,大股东反而容易一有风吹草动就拔脚先跑起来再说。规范大股东减持当然需要严监管,但是,要能让大股东减持更理性才称得上真正有效的监管。只有让大股东减持更理性,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才有可能更有信心。这是万事万物相辅相存的辩证法,也是规范大股东减持的辩证法。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