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支持实体经济不是说空话  

2016-10-13 11:3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PO扶贫如果每年不过七八家,至多只是开了一扇窗。注册制才有可能起到真正大开大门的作用。对于支持实体经济来说,注册制才是比IPO扶贫更有效更有前途的康庄大道。

谢百三生前对IPO扶贫的激烈反对,尽管在某些方面不免有失偏颇,但是,正所谓话糙理不糙,他至少说明了单纯用行政调控的方式进行扶贫,首先有可能违背的就是市场的公平原则。而一切有违公平的非市场行为,非但不可能真正起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反而有可能事与愿违,为不公平的继续产生和不断滋孽创造新的条件。这是过去和现在都有很多无可争辩的事实和实践所证明了的。这一点如果在当前政策的选择和运用上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同样的问题就不仅会在过往的几十年而且还将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继续成为影响我国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致命之殇。

在目前IPO“堰塞湖高筑的情况下, 对动辄近千家的IPO排队企业而言,财务门槛或已不是主要限制,时间才是有可能决定成败的最关键条件。即报即审、审过即发,即使并不意味着对IPO标准的放宽或降低,但仅凭在时间要素上所给予的支持,对企业的吸引力也是无与伦比的。它不仅意味着贫困地区的IPO企业可以插队,而且,即使未必满足“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均在贫困地区且开展生产经营满三年、缴纳所得税满三年的”条件,只要“最近一年在贫困地区缴纳所得税不低于2000万元且承诺上市后三年内不变更注册地”,显然也将不难获得资本运作的极大空间。

事实上,IPO扶贫如果每年不过七八家或十来家,对扶贫至多只有象征性意义,起不到多大的实质性作用。而就支持实体经济而言,早日实行注册制,才有可能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让真正有需要的企业尤其是贫困地区的企业在直接融资的支持下更有效地实现自己的发展意愿和长远发展愿景。离开了注册制,任何政策性扶贫,不过跟我国资本市场初期的为国企解困服务一样,不仅有违资本市场发展的公平原则,而且势必将在实际上为各种明的暗的行政性利益输送大开方便之门。令人不能不深感遗憾的是,这种有目共睹的事实上的不公平后果目前不仅并无真正离我们远去,为什么在已经提出了实行注册制改革目标的今天还有可能借政策扶贫的名义卷土重来?这难道不也是很值得我们深思的吗?!

不过, 谢百三所关心至多只是扶贫企业在进入IPO以后给二级市场所带来的不公平,而并不关心扶贫企业的得到资金支持对实体经济的发展所带来的积极意义。这或者也正是他宁愿维持现行的IPO行政审批制或审核制而坚决反对推行注册制改革的真实意愿之所在。对于谢百三的这一观点,笔者向来就不仅不以为然而且坚决反对。资本市场如果离开了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市场化的资源配置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利益输送或利益配置。这正是投资市与投机市的分水岭,何尝不也是政策市与市场市的分水岭?谢百三打着维护市场利益的名义祈求政策市对投机利益保护,其真意并不在于谋求对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保护,而是为了以投机为其本命的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固定化和长期化而已。这也正是他对IPO扶贫的反对同我们在某些对IPO扶贫所持不同意见貌似形相近而实质大不同,且道不同而根本就无法相与谋的根本道理之所在。

中国资本市场既离不开实体经济的支持,却又不肯或不敢明明白白地承认将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其安身立命的宗旨,这是很奇怪的。这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市场化方向在很多时候很多方面被迫与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混为一谈甚至不惜同流合污的内在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性的重大错误。但这种错误的形成并不是市场意愿的真实观照和如实反映,而是诸多像谢百三那样的将少数投机利益的需要混充或冒充市场利益的伪市场化观点不断鱼目混珠的结果,同时也是我们的某些政策部门借口对市场这也不放心那也不放心而更多地习惯于用行政调控代替市场化决策的结果。这一次的IPO扶贫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正是后者的又一次突出表现。它的引起许多持谢百三相同观点的人们的强烈反弹应该说是不奇怪的。正因为如此,笔者在这里不能不指出的是,我们虽然对IPO扶贫同样也持有一些很重要的不同观点,但同谢百三们所显然不同的关键之点就在于,我们并不简单地反对从支持实体经济的立场出发进行IPO扶贫,而是始终不渝地认为,同既缺乏现实的可操作性又不具备更有效可持续性的IPO扶贫相比,注册制才是更可靠也更有效的支持实体经济之道。

目前的IPO扶贫不过是开了一扇窗,关了一道门,而注册制对于亟待提高直接融资比例的实体经济来说才真正有可能是大门大开的康庄之道。在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历程中,既然我们已经认识到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其决定性作用才是真正的人间之正道,那么,如果不是为了行政调控的不想退不愿退和不敢退寻找更多的机会和理由,为什么在单纯依靠行政之力去实现的国企脱困之道的努力在一再地徒劳而无功之后,又要一再地去把IPO扶贫当成新的救不了命的救命稻草呢?! 谢百三所没有或也不屑于回答回答的这个问题,对于决定政策的证监会来说,却是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的。

在某种意义上,IPO扶贫不是不可以成为探索注册制之道的开始,不过,它是需要以行政调控的逐步退出为其前提或先决性条件的。一方面,在IPO还不可不审的条件下,为了让市场放心,让投资者放心,管理层有必要处理好IPO扶贫与从严审核的关系。来自贫困地区的企业首发IPO,不是不可以走IPO绿色通道,但同样需要接受严格的IPO审核,同样必须信息披露规范透明,同样需要接受来自社会各界的监督,同样要处理好接受与IPO总量控制的关系。另一方面,IPO扶贫决不可能成为行政调控拒不退出的理由,更不是推迟甚至取消注册制改革的注册制改革的代名词。尽管IPO扶贫就像“科技扶贫”,“光伏扶贫”一样,其要点在于帮助贫困地区企业增强“造血功能”,而不仅仅在于给贫困企业送钱,但在笔者看来,其更重要的意义其实更多地应该在于为注册制改革的推开探索出一条比目前的行政审核和行政调控更切实可行的路子。如果离开了注册制,单靠行政性调控的支持,IPO扶贫早晚也会像送钱扶贫一样扶不下去的。而注册制,并且,惟有注册制才IPO扶贫的长久之计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康庄大道。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