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没有“小目标”哪来大发展  

2016-09-13 14:5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健林的“小目标”,让不少的人感到尴尬,并不在于“一个亿”的如何让人自惭形秽,而是让一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人都无不自己照了照镜子。

所谓“小目标”,对王健林来说不过是“一个亿”,换了别人,难道也非得“一个亿”不可吗?这显然并不是对“小目标”涵义的正确解读。“小目标”之所以称之为“小目标”,其实无非是相对于“大目标”来说的。就投资赚钱的目标而言,王健林尽管无妨连“一个亿”也不过当做小目标,对于常人而言却是即使穷尽其一辈子的努力也无法企及其顶的虚而不实或大而无当的目标。不过,如果这个目标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事而异,则既不必以千万百万而畏其大,也无须以十万数万甚至更少一点而嫌其小。倘若如此,则岂不也就有可能让更多的人有了一个有可能经过自己的努力而一步一步地去实现的现实目标了吗?由此可见,王健林的“小目标”不仅对因人成事具有积极的意义,对于资本市场的发展同样也不失为一个有益的启示。

自从2015年那场几乎酿成重大金融风暴的股市异常波动发生以来,我国资本市场暂时搁置了推行注册制改革的计划,与此同时,新股发行虽然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被停下来,却由于监管的这不准那不行的多得不可胜数,举凡重大资产重组,私募基金发行、再融资等等几乎无不寸步难行。在美股一直保持较为强劲走势,港股近期也开始急起直追的情况下,我们的A股却长期在3000点附近徘徊不前,这不能不说与这种指引前进方向的“小目标”缺失现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说起来,我们的市场并不是没有目标,而是以监管目标代替了具体的发展目标,似乎只要“依法监管、全面监管、严格监管”一到位,市场的什么问题都将水到渠成,迎刃而解。这显然谈不上是一种正确的理解。在监管和发展的关系上,民间有一句话说得很平实,然而,也许没有比这说得更正确更透彻更明确的了。“围绕发展抓监管,抓好监管促发展”,就是说,如果脱离了发展,不仅不管什么样的监管都有可能变成了无厘头的为监管而监管,而且,这样的监管对于市场的发展没有任何的一点积极意义,就像一个人抓着自己的头发而想脱离地球一样,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徒劳。

当前市场的问题也许也并不是没有规范,而是无论何种规范一直都在不断被修订和再规范的过程之中中,几乎到了每换一个领导就要重搞一套新的规范的地步。尽管每一种新的规范都有其自认为比此前更合理更严格更高明的理由,毋庸置疑的是,在其从酝酿修订到正式落地的过程中,市场总是免不了要有一番被折腾的过程。折腾就这样成了规范所必不可少的成本。如果在经历此番折腾过后果真能达到所预期的规范目的和规范效果,也即收获大于成本,也许还可以说得上不虚此行。不过,这显然并不取决于决策者的主观意愿,而是实践的结果。实践,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对于目前的这个市场来说,这样那样的监管无论被说得有多规范,其真实的效果至少也是需要时间来作出鉴定的。时候不到,说什么都不管用。

其实,遏制借壳炒作最有效的杀手锏并不是什么更严厉的重组规范,而是上市融资渠道的货畅其流。如果新股发行上市并不是像现在这样过五关斩六将,有时甚至需要折腾个两三年,壳资源又何至于成为如此弥足珍贵的稀缺资源?借壳炒作又何至于像现在这样屡禁不止?再说,我们的资本市场也并非没有正常的退市制度。如果我们的退市制度说到做到,不放空炮,也许也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会由改不了的“退市难”演变为禁不了的“炒壳热”。因此,尽管现在新出台的重大资产重组规范不能不说比以往更规范或更严厉,但在笔者看来,这种恐怖性的效果充其量也只是进一步加剧了目前实际上已经形成的“万马齐喑究可哀”的市场氛围而已,不仅未必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堵不如疏”的市场原理,也无助于市场在各方资金积极踊跃热情参与下的健康发展大局面的形成。只有当上市融资真正有可能实现市场化,也即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条件下真正实现“能上则上”和“该退则退”,借壳炒作才有可能无须一禁再禁,并将自然而然地成其为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这是必然的,没有疑义的。由此也不难进一步说明,监管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只是保障发展促进发展的手段,决不能也不可能代替发展成为影响和制约一切市场行为的终极目标。

中国企业杠杆率过高已经成为影响企业稳定发展的一个大问题。杠杆率越高,企业偿债能力越差。提高企业股权融资能力,并将融资所得偿还债务以实现资产负债表去杠杆化,短期而言或不失为企业在实现资本结构再平衡愿景的前提下改善企业运营效率的一条有效途径,长远来看,公司价值的由此而得到提高也必将有利于市场竞争力的提高和整体经济水平的改善。因此,中央和国务院最近下发的《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不失时机地将纵深推进投融资体制改革,加快补齐短板,扩大合理有效投资,作为新常态下发挥投资关键性作用的重要遵循,无论是对于推进供给侧改革,还是稳定发展资本市场,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指导意义。但是,从我国证券市场的具体实践来看,由于直接融资的裹足不前,无论是投自还是融资进程的推进似乎都成了缺乏理想效率的小众行为。虽然最近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亲任扶贫组长,对贫困地区企业IPO、新三板挂牌、债券发行、并购重组等开辟绿色通道,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也表示,将稳步推进期货产品创新,继续研究建立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产品创新机制,不过,在对监管与发展的关系缺乏整体考量和统筹安排的情况下,这种局限于应景敷衍而缺乏有效具体实践计划部署的表态不仅根本就谈不上王健林所说的那种“小目标”,而且,距离服务实体经济的大目标更是相去何远?

531日上午1042分,沪深300股指期货IF1606合约突然急速下跌,几秒之内触及跌停,随后迅速回抽,整个过程不足20秒。当日晚间,中金所发布调查结果称,是某套保客户以398手市价卖出委托连续成交,触发了市场技术性卖盘所致。方星海副主席在谈到这件事的时候表示,“流动性太多不是好事,当然,流动性太少也不是好事。如果几百手卖单就可以把市场砸到跌停板,那肯定不是正常的市场。”即使通常所说的市场正常在某些监管者眼里只不过是不值得一提的“小目标”,但是,没有“小目标”,又哪来大发展?而如果太不把市场的正常当一回事,我们的监管者所念念不忘地追求的所谓“政治正确”又能何从谈起?!

在笔者看来,这正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抓住发展这个最大公约数”的真实涵义之所在。无论是监管者还是投资者,不都应该像王健林那样找到适合定位自己的“小目标”,然后脚踏实地百折不回地朝着未来的发展大目标前进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