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一切从恪守监管本分开始  

2016-03-03 08:5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恰巧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以授权国务院的形式启动注册制改革的决定生效前夕上任的证监会新主席目前除了媒体所传出的三句话之外,似乎还没有说过任何题外的话。据有关媒体报道,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上任后首度面向证监会官员的讲话中称:当前证监会主要任务包括:严格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积极引导外部资金入市。这真像俗话所说的那样,“三句话不离本行”。在笔者看来,这三句话不仅反映了他对证监会当前主要工作任务的理解,何尝不也是对转型时期的监管本分恰如其分的诠释?!

刘士余的谨言慎行跟爱做股评的郭树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中国股市此前2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经常扮演既当监管者又当股评员双重角色的证监会负责人不乏其人,其中尤以郭树清上任以来的表现更为明显。郭树清上任不久就亲自为蓝筹股摇旗呐喊,一周内连续三次力挺蓝筹股。郭树清称,沪深300等蓝筹股的静态市盈率不足13倍,动态市盈率为11.2倍,显示出罕见的投资价值。郭树清还力挺社保基金入市。他认为,全国社保基金2000年进入资本市场以来取得了年均9.17%的收益率,这个数字非常有说服力。目前地方政府掌握的社保资金结余达到2万亿元,将来可以委托给一个机构管理投资于资本市场。此外,郭树清还多次“手把手”地教股民如何炒股。郭树清对市场的强权干预姿态虽然博得了某些股民的好评,却显然不利于监管者自身尽快从目前深陷于市场利益的格局中抽出身来。

刘士余对监管本分的理解跟他的前任肖钢是不是有什么区别,现在一时之间或许还说不清楚。但正如肖钢本人在总结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的教训时所指出的那样,“这次股市异常波动充分反映了我国股市不成熟,不成熟的交易者、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适应的监管制度等,也充分暴露了证监会监管有漏洞、监管不适应、监管不得力等问题。”在笔者看来,肖钢在这里所指出的与其说是监管转型的不到位,还不如说是对监管角色定位理解所存在的某种具有特定意义的偏差性的欲盖弥彰。一方面,无论对于虚假信息披露还是市场操纵价格操纵和内幕交易似乎无不深恶痛绝,发现一个就查处一个,另一方面却又以改革和创新的名义允许机构以先行认赔的方式为本该承担法律责任的欺诈上市公司代挨打屁股,以此逃避其受到被强制退市的处罚;一方面,新股发行每暂停一次就在新的新股发行中强化一次对发行定价和发行节奏的行政调控,另一方面却又每每眼开眼闭地允许和放纵一些新股一上市就以连续涨停的方式对发行人和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构进行利益输送;一方面,在强调对所发行新股的审核不意味着进行行政背书的同时要求投资者对自己的投资行为自负其责,另一方面却又在将相当大比例的中小投资者排斥在某种资格门槛之外的条件下不遗余力地推出融资融券、做空机制等杠杆化工具,让弱势群体经常被迫处在绑起手脚被动挨打的尴尬境地。正因为肖钢时期的监管政策存在着这种“忽焉在左,忽焉在右”的利益倾向的不确定性,在去年的救市行动中,不仅一线救市主力军的中信证券被传出借救市牟私利的丑闻,就连身为肖钢主要副手和助手的证监会副主席和主席助理也接连出事。今年年初,肖钢所力推的“熔断机制”更是在三天内就连续两次两度被市场“打爆”而被迫暂停。这难道仅仅是杠杆机制或熔断机制本身的问题,而同我们这个市场既没有从法律上真正确立投资者权益的保障机制,又没有建立健全券商、基金等的自我约束机制没有着密不可分的有机联系吗?套用一句脍炙人口的民间谚语来说,“监管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肖钢的去职,在某种意义上,或正是应验了这一咒语。

资本市场作为市场资源配置的重要场所,无可置疑地承载着直接或间接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市场功能。不过,正如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所说过的那样,资金进入股市总体上也是一种良性循环,它在发挥为实体经济直接或间接服务的资源配置作用的同时,“确实有一些个别金融产品会陷入纯粹投机性的目的,这个我们是要加以防范的。”积极培育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切实保障资本市场更好地发挥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资源配置作用,防范各种偏离实体经济的投机性行为,是资本市场监管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和神圣使命。而根据市场化的要求,强化监管不仅并不意味着具体调控股指和股价的涨跌,也不意味着对提升直接融资比例负有具体的责任,而主要是通过及时修订和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和监管制度,维护信息披露的公开透明以及市场交易秩序的公开、公正、公平,严厉打击一切欺诈行为和操纵市场、操纵价格、内幕交易的违法违规行为,对投资者权益进行切实而有效的保护来实现的。在这个意义上,监管的恪守本分才是监管真正意义上的尽职守责。反之,就必然是适得其反。

几年前,在美国发生因两房危机引发的严重金融风险时,美国证监会(SEC)顶住所谓“顾全大局”的压力,宣布华尔街著名投行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在设计和销售与次级抵押贷款相关的担保债务凭证(CDO)产品时涉嫌欺诈。有市场证据显示,不仅高盛,而且德意志银行、瑞银和美银美林等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和投行,都曾和投资者达成过规模不一但后来均很快爆发巨亏的按揭贷款交易。SEC对危机始作俑者的这一次总清算,彰显了“以人为本”的监管思路,也使得美国金融市场乃至整个金融体系赢得了有可能战胜金融危机的某种纠错能力。而那种所谓“顾全大局”的思路,则不过只是一种强加于人的所谓貌似现代化的“外部规则”而已,它与金融市场的自然生长规律和市场参与者对内部规则的遵守是格格不入的,充其量只会在强化人们的机会主义倾向的同时,强化对国家权力的崇拜及现代金融的自恋症。

我国资本市场如今的情形无巧不巧地同金融危机中的美国有着某种惊人的相似。长期以来,我国股市一度片面地定位于为国企扭亏脱困服务,为企业的融资需求服务,而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对投资者的回报和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这不仅是市场功能定位的偏差,也是对监管本分所不应有的偏离和缺失。而这种对监管角色定位所本不应发生的偏离和缺失,却偏偏被堂而皇之的戴上了一定“顾全大局”或“服务实体经济”的桂冠,这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政策市的具体表现或反映。本文前面所述之“对监管角色定位所存在的某种特定意义的偏差性”,其真实的意义也正体现在此一点之上。作为一种体制性的问题,当前不仅是市场机制还是法治环境都亟需与时俱进,有所改变和完善,监管转型更是迫在眉睫的关键之中的关键。而所谓的监管转型,根据笔者的理解,并不仅仅是指的在监管方法和监管形式上的由事前监管向事中事后的监管转移,更重要的是监管定位的由皇顾左右而言他的所谓“顾全大局”和“服务实体经济”转移到恪守自己的本分上来。

尽管我们现在对证监会新主席的监管思路和政策方向还无法通过全面的观察分析来加以定论,但前面所述的着“三句话”或至少可以帮助我们来一个“管中窥豹”。刘士余走马上任之后的工作重点不是别的,而是加强市场监管,严查操纵市场行为,这不仅仅是对前任监管思路的延续,更重要的是一点也不可拖泥带水的拨乱反正。如果刘士余能够像现在所说的那样始终不渝地恪守监管本分,而不是像他的前任那样动不动就以“顾全大局”或“服务实体经济”的名义把监管工作的重点旁逸斜出,随心所欲地放到对新股发行节奏和价格的行政干预,以及对市场指数走势的行政调控上来,那么,资本市场的长期持久健康稳定发展岂不将更有希望?至于引导外部资金入市,则不仅对恢复投资者信心很重要,对增强新股扩容、大小非减持和清理违规资金的承受力很重要,对于在保持市场稳定发展的基础上推进注册制改革更重要。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对刘士余时代的监管转型还有可能有所期待,那么,一切的一切希望将不是从别的地方开始,而正是从他对监管本分的恪守和坚持所开始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08)|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