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彻底清除“滋生腐败的隐患”刻不容缓  

2016-02-18 13:1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巡视组的一句“存在滋生腐败的隐患”,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证监会系统存在的问题。彻底清除“滋生腐败的隐患”,是证监会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关系到资本市场发展方向和前途命运的头等大事。

正如巡视组所指出的那样,巡视发现的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而具体的表现形式,则在于对重要权力部门、关键关节和敏感岗位特别是下级单位及其负责人的监督制约的缺失,执纪问责的力度不够大,防范廉政风险不到位,防止利益冲突机制不健全,等等。巡视组的说法,并不像其表面上的文字所显示的那么抽象,在亲身经历了这几年股市此起彼伏之风波的人们看来,无不都有历历在目的深切感受。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着力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可是,证监会尽管在口头上一直把注册制改革当成资本市场改革的方向,具体行动上却不并是在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上狠下工夫,反而变本加厉地强化了对发行节奏和发行审核的行政干预。2015年,证监会多名官员落马,其中不仅不乏证监会主席的副手、助手和重要下属,如原副主席姚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发行部原处长李志玲等,而且他们大多曾掌控发行审批的生杀大权。一个被嚷嚷了那么多年的新股发行改革,坏了那么多身居要职的证监会官员,却非但一点也不肯闭门思过,多想点改辕易辙的道道,反而还每每在被迫暂停之后就又趁恢复新股发行之机想方设法强化了行政权力的干预力度。明眼人不难看出,行政权力的如此恋栈,其中自然不可能没有利益深处的考量。在笔者看来,只要证监会一日不肯放弃行政权力对新股发行的干预和调控,滋生腐败的隐患就一日也不可能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同新股发行上行政权力的恋栈不退相反,在杠杆化等市场工具的引进上,行政权力却表现出超乎寻常的激进。中国股市不仅较早开设了金融期货交易,而且还在不具备做空机制的市场条件下单方面放开了具有杠杆功能的融资融券,这不仅意味着一部分人可以用较少的资产抵押获得较多的交易资金,而且在某种适合的条件下他们还可以做多做空都赚钱。这对于备受一定资金门槛所限制的大多数中小投资者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不过,过多陷入了功利性而利令智昏的监管却不仅容易缺乏独立性,也不可避免地会缺乏本该必不可少的一致性,往往在片面强调发展的时候忘记了必要的审慎,而在一碰到问题的时候却手忙脚乱地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在牛市初起的时候过度放纵“两融”而导致失控,而当熊市临头之际却不顾一切地痛下杀手,对“两融”一收再收,终于令救市的成果几乎被丧失殆尽。这不可谓不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市场化、改革和创新可谓最吸引人们眼珠的时髦词汇,可是,在权力的操控下,为什么反而最容易成为让人上当受骗的陷阱呢?这是一个值得每一个浸淫市场较久的人士深深思考的问题。在某些有权者的心目中,什么市场化,什么改革,什么创新,其实无不都是可以任意揉捏装扮的东西。在需要让人崇拜的时候,它们不妨打扮成圣洁的神女,而在被想用来赚钱的时候,它们就是任人蹂躏的婊子。那么,为什么同一事物在不同的情况下会发生如此强烈的反差呢?这与其说是智商问题,不如说是制度问题。不是投资者的智商都低到了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也不是某些有权者的智商高到两片嘴唇一翻想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而是制度让话语权控制在了某些当权者的手中。市场化被说成有利于全体投资者其实却只是更多地有利于权贵者,改革和创新则不论怎样被解释也改变不了其石头往山里搬的本质。而所有这一切,无不是拜制度的不透明所赐。不透明的制度和制度环境让一些心怀叵测的当权者有可能随心所欲地将原本见不得人的私货冒充为公器和公义,而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吃了哑巴亏,也许还不知道吃了什么亏,上的谁的当。

中国股市的前途在于市场化,也在于创新,但从根本上来说,更重要的是改革。如果政府的改革更多地落在市场化和创新的后头,那么,孤军深入的市场化和创新会遭遇什么样的结果显然是很难想象的。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过很多负面的教训。在某种意义上,中央巡视组对证监会系统“存在滋生腐败的隐患”的判断,对正在走向注册制改革进程中的中国股市,不啻振聋发聩的警醒。也就是说,“滋生腐败的隐患”如果不能得到及时而彻底的清除,未来的注册制改革究竟会走向何方,依然有可能还是不确定的。而要想注册制改革不走偏不走邪不走回头路,那么,从现在起,对于清除“滋生腐败的隐患”就决不能掉以轻心。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把清除“滋生腐败的隐患”当成刻不容缓的头等大事,并不是说证监会已经是“洪洞县里无好人”,非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不可,而是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 ,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注意到,证监会去年受理违法违规有效线索723件,对内幕交易、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立案调查85起,对超比例持股立案调查53起,对信息披露违规及证券期货服务机构违法违规立案调查61起,查处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基金、证券期货服务机构等各类机构涉嫌违法违规案件48件,全年处置1.6万件举报,通过12386热线处理各类投资者诉求近10万件,但在保持打击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态势的同时,证监会作为市场监管部门不能也不可能成为只照别人不照自己的手电筒。如果每一个重要权力部门、关键关节和敏感岗位包括下级单位负责人都能真正处在有效的监督制约之下,形成有效的防范腐败风险机制、健全的防止利益冲突机制和有力的执纪问责机制,则不仅目前所不同程度存在的“监管有漏洞、监管不适应、监管不得力”的问题有可能得到较好的解决,也有助于更好地将稳定市场、修复市场和建设市场有机结合起来。这对于解决市场失灵问题,防范可能发生的系统性风险,无疑将会是大有裨益的。否则,难免会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把清除“滋生腐败的隐患”当成资本市场稳定发展的头等大事,既不是关起门来反腐败,更不是停下改革反腐败。十八届一中全会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加强反腐倡廉建设,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高到事关国家、政党生死存亡的战略高度,指出“腐败是社会毒瘤,如果任凭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亡党亡国”。反腐败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对于资本市场来说也是一场输不起的斗争。磨刀不误砍柴工。在深刻认识巡视整改工作对加强证监会系统党的建设和促进监管工作重大意义的同时,严格监督执纪问责,扎紧扎牢制度笼子,让权力规范透明运行,无疑是最重要的,也是最现实的。建章立制,不仅是推出防止利益冲突机制,强化监控手段和监控能力,实现关键岗位、重要环节的监督全覆盖的关键,更是防止重大改革每每沦落为利益输送和利益交换工具的关键。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我们不可能关起门来搞经济开发,也不可能停顿下来搞金融改革。随着市场化、国际化、混业化趋势的不断深化,仅在单个领域推进某项改革往往难以取得预期效果,反过来也会影响这项改革的可行性和可信度。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要走出“屁股决定脑袋”的桎梏,就必须严格按照法律定义而不是有权人士的拍脑袋来进行监管。这不仅是避免注册制改革由于缺乏前瞻性、全局性的考量而陷入无谓的争论和无穷无尽的技术性修补的关键,同时也是避免在监管被部门利益所绑架之下改革很容易陷入利益的纷争而不停地从一个错误走向另一个错误的要点之所在。而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需要尽快完成包括《证券法》在内的主要基本法律的修改,以明确证券市场的定位和监管部门的使命,另一方面就是要在反腐的强大推动之下让注册制改革从行政权力的步步设障和层层设套下解放出来。开弓没有回头箭。注册制改革面临的矛盾越多、难度越大,越要坚定与时俱进、攻坚克难的信心,越要有进取意识、进取精神、进取毅力,越是要痛下彻底清除“滋生腐败的隐患”的决心。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