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对价——“IPO重启焦虑症”背后的期待  

2014-05-05 13:4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大霄的微博素有“反向指标”之称,唯有这一次被赞为“心灵鸡汤”,其原因就在于他破天荒的说了一句大实话。李大霄说,“IPO重启应该与政策利好对策一起出台,可能对市场的稳定会有帮助。”应该说,李大霄的这句话,确实说出了广大股民内心深处对本应该与IPO重启相对应的“政策利好对策”的殷切期待。这里所说的政策利好对策,说具体一点,其实也就是一种可以弥补因IPO重启给广大股民所带来的巨大损失的对价。

对于对价,大多数股民或许是通过上一次的股权分置改革而有所了解的。对价从法律上看是一种等价有偿的允诺关系,从经济学的角度说,就是利益冲突的各方在一方所提出的利益最优化要约不为对方接受时所谋求的一种妥协,其中一方对因过于强调自身利益而给对方所造成的损失给予某种补偿。在那一次的股改中,非流通股东为获得非流通股进入流通的流通权,按当时的流通溢价测算,一般按每10股送3股向流通股东支付了对价。这正是股改得以顺利推进的一个关键性的突破。

股改之后IPO一次又一次的重启,然而,由于对价补偿弱势群体投资者的利益平衡思路未能在后来的市场博弈中得以延续,“重融资轻回报”的痼疾非但未得到丝毫的消解,反而变本加厉愈演愈烈。尽管新发行上市的新股并没有一下子就全流通,其中一部分老股东的存量股票和机构获配股票也都有各自不等的限售期,但这些新的限售股一旦解禁,就可以按现价套现而无需另外支付任何的对价,这岂不意味着这些在新股发行以前或一级市场发行过程中以极低的代价获得股票的人们只要上市以后稍假时日就可以轻轻松松地获得比二级市场投资者高得多很多的巨大利润?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今年以来所重启的这次IPO,在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名义下,不仅限售期满解禁套现无须支付对价的现状依然得以继续维持,而且,还可以在新股发行的同时搭售一定数量的老股,老股转让同样无须支付任何对价就可享受与新股“同股同权”的价格。也就是说,重启后的IPO一以贯之地保持了一重启就圈钱的“中国特色”,而且还为大股东未上市先套现大开了方便之门。这意味着改革的高调唱得越高,改革的红利反而越是变本加厉和肆无忌惮地向大股东大机构倾斜。在这种政策利好的倾向性设计显失公平的情况下,广大股民怎么可能不每重启IPO一次就受伤一次,且IPO重启的次数越多,受伤也就越重?说穿了,“IPO重启焦虑症”之所以挥之不去,其源盖出于此。

不过,所谓对价,未必一概需要表现为金钱方面的补偿。李大霄所谓之“政策利好对策”,在广义的概念上有时也是可以理解为对价的。不能不注意到的是,证监会近期一再提及的“小国九条”配套政策,之所以一被提及就令市场为之而雀跃,其中或不无谋求与IPO重启相对应的“利好政策对策”也即对价之意。至少在这一点上,证监会和广大投资者有可能想到了一起。

在某种意义上,以推进注册制改革为方向的新股发行改革不仅是二次股改,而且,不妨也可以说是更深层次的股改。只要“重融资轻回报”尚未被真正触动并得到根本性扭转,对价原则在改革进程中的贯彻与落实就并非可有可无,而是不可或缺。对此,“小国九条”也有明确的要求。“小国九条”明确指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司再融资或者并购重组可能存在摊薄即期回报的,应当承诺并兑现填补回报的具体措施”。在此前的新闻发布例会上,证监会发言人也曾表示,为落实“小国九条”,证监会正在抓紧制定关于落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再融资和重大资产重组对即期回报的摊薄及填补措施有关事项的规定。人们所殷切期待的“小国九条”配套政策理应是一种具有针对性对价补偿意义的政策性专门设计或专门安排,而不是也不应该是一种任何时候都可以不假思考俯拾皆是的“懒人包”。

对于“现行制度针对投资者权益保护的专门安排”,肖钢在“保护中小投资者就是保护资本市场”的署名文章中有一段说得颇为中肯的评述,他指出:“由于历史原因,长期以来我国资本市场在制度设计中更多偏重于融资,对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重视不够,有针对性的制度安排少,形成了融资者强、投资者弱的失衡格局。中小投资者保护制度规范原则笼统,可操作性缺乏,权利行使存在很多障碍,甚至形同虚设。”现在看来,他的这番批评简直就像专门针对现行新股发行制度致命缺陷的有感而发。现行的新股发行制度利好大股东圈钱利好老股转让套现利好机构配售打新的政策性专门设计可谓应有尽有,而针对投资者保护和补偿投资者损失的政策性专门设计则不仅少之又少,即使有,充其量也不过就是几条所谓强制性分红之类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懒人包”里的货色。好不容易应广大中小投资者之所请恢复了一项市值配售的政策,还非得给强加上一条“先缴款后配售”的限制,而使得其原本所应具有的利好意义形同虚设,黯然失色。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此次IPO重启以来,面广量大的一大批获得市值配售资格的中小投资者因缺乏足够的申购资金而止步于“先缴款后配售”。这跟数以数百万计中小投资者的“零持仓”或销户的方式异曲同工,殊途同归,都是对由于缺失必要的对价安排而依然故我的“重融资轻回报”表达抗议的“用脚投票”。

无可否认,“小国九条”是有相当丰富的含金量的。其中,“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司再融资或者并购重组可能存在摊薄即期回报的,应当承诺并兑现填补回报的具体措施”的明确政策规定,对于广大投资者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对价金矿。但是,含金量再好的政策,如果得不到落实,也是空的。现在的问题,正如李克强总理所担心的那样,“经常是一些好政策前总要跟着许多限定条件”,“好的政策在执行中走样,不能真正落实下去”。对此,李克强总理大声疾呼:“别让政策只是‘听着好听’,落实起来却处处‘受限’。”当前股市的情况,岂不也正是如此?广大中小投资者受阻于“先缴款后配售”这一市值配售政策的限制性设计之前的事实充分说明,在落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司再融资或者并购重组可能存在摊薄即期回报的,应当承诺并兑现填补回报的具体措施”上,决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否则,承接IPO的正能量不彰,各种各样的负能量就必然会将IPO理论上实践上或所应有的一切的一切的积极作用或利好意义销蚀于无形。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