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狼来了,你嘚瑟什么!   

2014-03-08 14:0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超日债的违约,说明嚷嚷了多次的“狼来了”终于成为现实。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受害人那么多的这一场灾难,却被某些人说成了一件仿佛很值得嘚瑟的幸事?

如果说,经济学家的嘚瑟无非是因为“果然不出我之所料”,那么,这种莫须有的成就感未免也太一文不值。经济学家不是算命先生,其职责主要在于经世济用,而不仅仅是预测,或止于预测。就算不少人对刚性兑付的风险早就有所提示,但即使单纯从预测的角度来,这种所谓的提示性预测,如果不过就像重复了多次的“狼来了”一样,那么,对于强化其所应有的警示性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事实上,越是无的放矢的预测,不仅越是形同于乱打枪,放空炮,反而还有可能对人们的警觉性起到一定的麻痹作用。就此而言,这种无的放矢预测充其量也不是什么正能量,相反,倒有可能成为负能量。不是吗?就在超日债违约事件的发生之前,不知有多少的预言都在判断中诚信托托的“诚至金开1号”必将打破信托产品刚性兑付的神话。然而,这些预言应验了没有呢?没有!也许正是因为这一次的没有应验,才使得人们对突然而来移花接木或张冠李戴的超日债违约如此的措手不及和猝不及防。这固然是投资者的不幸,在某种意义上,何尝不也是包括经济学家在内的预言家们的悲哀?有什么可嘚瑟的呢?

诚然,用辩证的眼光看问题,超日债的违约,如果能成为人们打破对刚性兑付的幻想,终结庞氏骗局的一个开始,那倒也不失为坏事变好事的一种可能。不过,这里所指的这种可能性,不仅是以投资者的觉醒为前提的,更是以金融秩序的市场化和投资保障的法制化为基础的。一个没有违约的市场固然是不正常的,但一个鼓励违约容忍违约保护违约甚至创造条件促成和推动违约泛滥成灾的市场更不正常。也就是说,如果仅有投资者的觉醒,而没有金融秩序的市场化和投资保障的法制化,那么,所谓的坏事变好事,归根结底不过只是一句空话。

超日债违约事件的发生,与其说是投资者对刚性兑付寄予了太多的幻想所致,不如说现存的市场环境、金融政策和法制基础给了建立在刚性兑付体制架构上的影子银行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太优厚的条件。中国社科院此前发布的《中国金融监管报告2013》显示,去年年底影子银行规模达到基于14.6万亿元或20.5万亿元。前者占G DP29%、占银行业总资产的11%,后者占G DP40%、占银行业总资产的16%。其中,不乏中诚信托的“诚至金开1号”和ST超日的11超日债这样的庞氏骗局。值得注意的是,超日债的挂牌时间为2012420日,按照深交所的要求,其发行上市前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应披露的财务数据应为200920102011年,而其上市前所披露的不仅为2008年度、2009年度和2010年度,明显不符合所应对应的年份规定,且自20121月底起,公司就开始连发业绩预告、快报修正公告,将原来预计的2011年净利润0.83亿元修正为 -0.59亿元。然而,不仅作为保荐人的中信建投明知故保,没有暂缓超日债上市,还故意瞒天过海,通过欺骗投资者的方式为超日债上市铺路;作为评级机构的鹏元资信对11超日债进行的信用等级评级也存在多项问题,包括在超日太阳的经营环境和财务状况发生重大变化时未及时出具不定期跟踪评级报告,也未按约定在超日太阳2011年年报公布一个月内出具定期跟踪评级报告;更有甚者,就连负有监管职责的深交所在该公司业绩已经明显不符合利息保障倍数要求的情况下,居然也没有及时停止超日债的挂牌,监管的失职不能不加剧了超日债违约风险的爆发之虞。

其实,超日债风险的爆发说起来并不是什么意外。早在*ST超日董事长倪开禄“跑路”传闻流传于世之时,重大的违约风险就已经开始初露端倪。正是由于当地政府说服贷款银行推迟追偿逾期贷款,才使得11超日债避免了在201337日第一次付息期违约。而在重大违约风险应暴露而未彻底暴露的情况下,该债券于20132月至4月之间,在7080元之间的净价(加上当期利息,全价达到8090元)位置仍有密集成交。甚至在暂停上市之前,从2013522日至76日的30个交易日内,在6070元之间也多有成交。而在此期间,知情的内幕中人或较为稳健的机构投资者早就有足够的机会出逃。这充分说明,刚性兑付的潜规则和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嗜好其实是一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孪生兄弟。刚性兑付潜规则不破,信用违约和泡沫破裂的高风险就如影相随,永远也不可能自动止息。而为这种高风险所买单的,则大多总是被蒙在鼓里和未知就里的普通投资者。这对于资本市场的中小投资者保护来说,是一个永恒的难题。

耐人寻味的是,出席两会的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在回答有关超日债违约的提问的时候说:这一违约事件的发生,是市场化的表现,法制化的要求。也许再也没有比这样的解释更正确或更完整的了,但是,越是正确的和完整的说法,越是有可能因为显得太假和太嘚瑟而不由得不令人疑窦顿生。正如肖钢在谈到中小投资者保护的时候所说的那样:证券交易不同于一般商品交易,在公众化集中交易的条件下,交易双方信息不对称,一对多,多对多,因此证券市场在强调“买者自负”的同时,必须强调“卖者有责”。那么,在卖方履行信息披露、销售适当性等强制义务,以及不存在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等欺诈行为等等关节问题不无可能还存在诸多重大问题的情况下,超日债违约事件又如何可以用一句“市场化的表现”就轻飘飘地搪塞过去?再说,根据《合同法》第94条规定,在违约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的,守约方有权解除合同;第108条规定,违约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的,守约方可以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上述规定并可以作为债券持有人要求发行人提前还本付息的法律依据。而在发行人和债券承销机构并没有共同履行相应职责和义务的情况下,深圳中院却以“深交所同意超日公司债券上市交易,属于深交所对证券上市和交易活动做出决定的行为,不直接涉及投资者利益”为由,驳回了投资者对闭着眼睛让欺诈和违约的超日债发行上市的深交所和保荐机构中信建设的起诉。这对于以投资者保护和司法救济为标榜的所谓法制化,岂不更是一种无情的讽刺?

在笔者看来,刚性兑付幻觉的破灭,或有利于融资市场对利率开始敏感,也有利于投资者对投资风险提高识别的意识,但这决不是金融市场可以不维护应有的市场秩序,也不顾投资者的死活,听任或放任任何圈钱寻租者在背信违约之后无须任何理由地杀开一条将风险转嫁于他人的血路,还自以为得计和嘚瑟的理由。任何以牺牲投资者利益为代价的市场化,都不是什么市场规律的必然演绎,而是圈钱寻租和利益输送的自由化。而任何背弃投资者利益的所谓法制化,也不可能是体现公平和公正的法制进步,只不过是既得利益的保护伞。就此而言,对刚性兑付风险“狼来了”的嘚瑟不嘚瑟,所反映的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情感偏向,实质上也是一种利益主张。为什么人的问题,始终是摆在为政者面前的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金融市场的政策取向及监管更不例外。

  评论这张
 
阅读(106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