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混合所有制“一混就浑”抑或“一混就灵”  

2014-03-26 04:3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一锤定音,为国企改革正名,指明了国企改革的方向。

混合所有制经济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但是,在过去一个较长的时期,在“国进民退”还是“国退民进”的无休无止的争论中,国企改革的方向不停地左右摇摆。一忽儿是央企、地方国企参股或收购民营上市公司;一忽儿又是国有资本从竞争性行业从退出。许多地方的中小型国企一度“一夜回到解放前”,几乎一股脑儿罄其所有地都改制或转制为非公有制企业。剩下的央企和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则不是在思谋着如何私有化,就是在想什么时候能够一个早晨就实行MBO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作为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针对的并不只是国有企业改革,广义上也应包括其他所有制企业的改革。重要的并不是在未来的国企改革中能够允许其他所有制资本持有多少比例的股权,也不在于如何体现投资主体的多元化,而是在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的前提下,优化国有经济布局和所有制结构,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法人治理结构。这一点,对于其他所有制企业的改革,也是适用的。其他所有制资本在参与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过程中,虽然也需要防止莫名其妙的被国有资本所吞噬,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推进,从根本上来说,是优化和提高全社会资源的配置效率,促进整体经济增长方式转型的重大举措,其意义不仅在于救国企,同时,也更有利于包括民营经济在内的多种经济成分经济自身的健康发展。

由于国有资产客观上存在与生俱来的产权不明晰弊端,格外需要混合所有制来加以改变或改善。产权制度改革依然是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的关键和前提,而发展混合所有制的实质就在于深化产权制度改革。混合所有制不仅吸收了其他所有制的资本,而且还给职工持股正了名分,这就为促进国有资产产权明晰问题的解决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在某种意义上,股权过于集中的产权制度不一定是真正意义上的公有制,相反,当股权实现最大的分散的时候,它因为必须受到公众性股权制度的约束而在某种程度上也就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私有制了。原来产权不明晰的国有控股企业在变为混合所有制之后,最起码必须明确国有资产到底是谁的,国有资产的收益到底是谁的。这些问题解决了,资产公开,收益公开,收益分配公开的问题也就不难迎刃而解。同时,混合所有制不仅仅是资本的融合,更是企业管理结构、运营机制和企业家精神在市场化改造基础上的融合。这对于打破国有企业的“一股独大”和“一言堂”局面,无疑也具有突破性的意义。

发展混合所有制是搞好企业的重要条件之一,但指望“一混就灵”显然也是不符合逻辑和不切合实际的。由于目前在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认识上还存在定义不明,概念不清等诸多问题,更重要的还在于国有资产本身就存在产权并不明晰而权力的暗箱操作被视为一种近乎本能之潜规则的国企,“一混就浑”对于一些一股独大的国有企业尤其是官本位形同于权本位的央企来说,在某种意义上几乎就像变戏法那么容易。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参加两会座谈时指出: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习总书记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过去国企改革中所发生的许多问题的根本性症结之所在。发生在中石油以及一些大型国企的权贵腐败窝案,清楚地告诉我们,以改革的名义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的,并不只是“国退民进”的专利,“国进民退”有时比“国退民进”更容易进行这种财产权和平演变的操作。事实上,关键不在于“国退民进”还是“国进民退”,而是改革的解释权和操控权在谁之手。在权力不受制约,腐败分子可以凭手中所掌握的权利随心所欲地爱怎么定义改革就怎么定义改革和想怎么操控改革就怎么操控改革的情况下,任何的一种改革方式都不无流失于形式主义的可能性。对于混合所有制改革来说,用“混比例”的方式来对付混合所有制之类的形式主义越是容易蒙混过关,越是有可能为权贵贪腐提供或创造浑水摸鱼的渠道和机会。在这个方面,混合所有制改革不仅将需要面对一些具体而难缠的难题,同时,也更有可能会遭遇一些未必莫名的不测风险。

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基本政策已明确的条件下,规范国企改革,正如习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成败在细则,公开透明是关键。避免国有资产不流失的同时也避免其他所有制资产不流失,让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相得益彰,这些都是可以通过讨论和探索来解决的问题,实践,也唯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混合所有制改革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像是一种自上而下推动的顶层设计,其实它在本质上更多的是一种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内在的自主性选择。这就更需要从全局的当前稳定和长远发展出发,统筹安排,系统推进,稳妥操作。政府和国企在改革方案决策和实施的过程中应该更多地吸收来自广大群众尤其是其他所有制资本等方方面面的意见,制定完备的改革实施程序和切实可行的监督保障措施,尤其是在法律监督和保护方面还需要更多的制度创新,从而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增进更多的地气,创造更好的条件,提供更为理想的可操作平台。无论如何,混合所有制改革纵然不可能轻而易举地“一混就灵”,只要不是像以往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所谓国资改革那样“一混就浑”,就一定是早比晚好,主动比被动好,真推比假推好,认真比敷衍了事好,落到实处比走过场好,摸着石头过河比不过河好。

目前备受市场关注的中石化、中石油“两桶油”所正在推出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虽然用其自己的话来说,已经拿出了最赚钱的资产,但在明眼人的眼里,只不过是对之前对外扩张模式的一种有限的改变,并未触动其垄断性既得利益之所在的存量资产。这种从下属二三级企业开始的所谓混合所有制改革,加上对其他所有制资本持股不超过30%的限制,不无用其他所有制资本的加盟为国有控股的一股独大作点缀之嫌。混合所有制改革如果不过是仅此而已,则既无助于完善企业公司治理结构,缓解国有资产所有权虚置的问题,对推进要素资源等关键领域的市场化改革,打破国企基于行政垄断聚敛市场资源和利益的市场独占地位,同样也有可能将无济于事,很难反映得出对央企这样一种对整体国民经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庞然大物所涉及的企业主体所有制的结构性改变具有现实指导性意义和实质性影响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向。

此外,相继出现于一些地方国企版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模式之中的战略投资者,也在某些方面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以往一些国有银行和大型国企的改制上市,不也是走的这条路子吗?对战略投资者也需要具体对象具体分析,其中或不乏挟资本以求利益的战略投机者或财务投资者。有的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协议还被强制性地塞进了不公平的对赌性条款,弄得不好,做大做强的战略性目标未必能达到,反倒有可能陷自身于某种被迫对人家进行利益输送的战略性圈套。在这方面,并不是没有过沉痛的教训的。与其盲目相信远来的和尚会念经,不惜冒着风险以偌大的代价去请不知根不知底的洋战略投资者,为什么就不能舍远就近给本乡本土的土战略投资者一个举手之劳的机会呢?

笔者认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应该更多地让资本讲话。让改革在阳光下进行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最重要的基本保障。资本市场是更适合国企和民企联起手来共同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理想场所。在未来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改革进程中,应该毫不犹豫地坚决摒弃对其他所有制资本的不应有的歧视和不必要的限制。让国有经济鲜活起来和让其他所有制经济强壮起来并不矛盾,都是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题中应有之义。对于竞争性国有企业来说,未必非得一定要坚持国有资本控股不可。适度放开对其他所有制资本并购和持有竞争性国有企业股份比例的限制,即使仅就国企改革本身而言,也是非常必要和切实可行的,没有必要动不动就“叶公好龙”,嘴上说欢迎其他所有制资本,一有风吹草动就大惊小怪地惊叫起来。长远来看,不妨更多地考虑让国有资本以优先股的形式存在,也许比徒劳无益地去一个一个企业地硬性设计国有资产的持股比例更有意义。一方面,可以满足国有资产对孳息绩效的追求,另一方面,借助于资本市场的一臂之力,也将有利于完善公司治理,更好地促进国有资本和其他所有制资本的相得益彰。就此而言,混合所有制经济既不是过去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国进民退”,也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国退民进”,而是众望所归的“国民共进”。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