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宝宝”去哪里 市场说了算   

2014-03-01 10:4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支付宝到余额宝,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正在成为深受大众欢迎和喜爱的“宝宝”。它是市场决定性作用的产物,决不是谁说取缔就取缔得了的。

余额宝的横空出世,其意义不仅在于刷新了银行活期储蓄利率水平的记录,开辟了一条让储蓄变投资的财富增长新途径,更重要的是它冲击了一向依赖政府权力保护的垄断性金融秩序,逼使不思改革的银行业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贵族老爷式经营作风,推动和促进了现存金融业态的改变。

不错,余额宝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有点像大名鼎鼎的第三方支付先驱Paypal1999年创立第一支美国货币市场基金,也即现在人们所戏称的“美国余额宝”。Paypal基金在成立次年即创下了5.56%的年收益率,并由此而吸引了大量投资者的蜂拥而至,到2007年一度达到10亿美元的基金规模。不仅仅Paypal,美国货币市场基金的规模也随之而蓬勃发展,在8年内从一片空白扩张到了2008年的3.75万亿美元。但是,好景不长,在席卷美国的2008年金融危机风暴的冲击下,货币市场基金破天荒陷入亏损的绝境,粉碎了投资者对其安全性所寄予的信任,其所赖以生存的流动性基石也随着投资者的蜂拥赎回而彻底地垮掉了。由于美联储后来为了刺激经济,将短期利率压缩到了接近于0的水平,Paypal和其他在金融风暴后幸存的货币市场基金无不大幅亏本,先后都无奈地退出了这个市场。但余额宝并不等于Paypal之类的货币市场基金,作为一种互联网金融产品,它跟单纯的货币市场基金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余额宝的投资者大多是在连什么是货币市场基金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通过支付宝将资金转入了余额宝的。早在20125月,支付宝就获得了基金支付牌照,使原来十分繁琐的基金买卖交易,变得像给支付宝充值一样简单。而投资者其实并不知道,投资货币市场基金也是有风险的。就连目前给余额宝的投资者带来了较高“七日年化收益率”的天弘基金去年全年也并没有因如日中天的基金规模的极速膨胀而盈利,反而还亏损近244万元。去年国内年收益率水平最高的货币市场基金充其量也不过为4.6%,还远不及当年美国的Paypal。而所谓“年化收益率”更不过是将当前的某种短期收益率换算成一种可以比较的理论收益率而已,并不是已经实现的年收益率的真实反映。也就是说,天弘基金之所以能够向余额宝提供较高的“七日年化收益率”,不过是它可以将余额宝所为其吸纳的大量沉淀资金投之于短期利率较高的协议存款,并以现赚现兑的方式将这种特定的协议溢利分配到每个对应的余额宝账户。也就是说,它钻了银行所一向赖以生存的制度性利差空间的空子,不仅得以分割了一部分原本专属于银行的垄断经营利润,而且也使得原来银行的活期储蓄储户通过变身为余额宝之类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屌丝以碎片化理财方式分享财富增长成果的梦想成为了一种现实的可能。就此而言,那些指责余额宝这种盈利模式为依附于银行的寄生虫的言论就某些事实而论或不失为言之有据,但在逻辑上来说是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言之有理的。因为余额宝不等于货币市场基金,其结盟货币市场基金的这种原来不够透明的投资风险通过越来越透明的信息披露在成为公众有所了解并能够理解的互联网投资行为之后,原来所潜在的市场风险也就不再是未知的或不可测的市场风险了。更何况,银行就可以将压制活期储蓄存款利率作为自己所专擅的垄断利润对于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来说难道就不是风险了吗?凭什么银行可以维护自己的垄断性利益,老百姓却不能公平合理地主张和追求平等分享经济增长成果的权利?

无可否认,随着监管当局针对性监管措施的日益强化或银行自我保护一致行动的逐渐到位,余额宝以及货币市场基金所能够继续依赖于协议存款利差空间的余地或将越来越随之而有所缩小,余额宝或货币市场基金的短期年化收益率也有可能会越来越有所降低,但包括余额宝的互联网金融宝宝内在的生命力与其说在于其不时可以钻得到的利率管制所产生的制度性溢利的空子,不如说是它所与生俱来的颠覆性的互联网思维方式。互联网思维所提倡的“用户至上”,创新领先,说到底就是市场决定一切的金融民生主义。一禁了之或许不难困扰余额宝,但余额宝和货币市场基金的联手逆袭所终结的银行躺在行政保护伞下轻松赚钱的旧时代不会再魂兮归来,市场所正在倒逼出来的这一场以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市场化为标志的势在必行和势不可挡的金融生态市场化变革毕竟是再也不可逆转的了。而对于真正懂得并习惯了适者生存这个最根本的市场规律的互联网金融“宝宝们”来说,监管一刀切的收紧和银行利率空间的压缩并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不懂市场不善创新和不知变通。只要市场决定一切的真谛决定了包容性增长的真正含义就在于公平合理地分享经济增长的机会及其成果,那么,市场又何愁会没有再创新和再发展的机遇和可能呢?

迄今为止的我国金融管理体制基本还是沿袭了计划经济时期的审批制度。在这种制度性质所决定的监管方式还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之前,对互联网金融在要不要监管和怎样监管问题上出现这样那样的意见分歧和争议是不奇怪的。重要的是,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对现行监管制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对现存金融业态的不请自来的不无强制性的改变,更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挑战。它告诉我们,只有自始至终把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在机会平等的基础上实现社会经济的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最大限度地让更多的普通民众来公平合理地分享经济增长成果。在这个意义上,互联网金融不仅是深受市场所欢迎的更好地体现了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正能量的好宝宝,同时,也理应成为新形势下的金融监管政策所大力支持和充分包容的好宝宝。

“取缔论”的甚嚣尘上让人们不由得想起了当年投机倒把罪的盛极而衰。一切违背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原理的东西,不管它打着什么维护国家利益的旗号,装扮成什么样的理论或法律权威,都是不堪一击的。“取缔论”遭到九成以上网民的反对,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宝宝”去哪里,市场说了算。没有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就没有包容共享式的经济增长。没有包容性,也就没有市场经济,没有互联网金融,没有余额宝之类的“宝宝们”。反过来,我们也完全可以相信,先天就具有极大用户黏性优势的余额宝是不会被缺乏地气的“取缔论”所吓倒和所难倒的。正如网上的评论所指出的那样,余额宝等“宝宝们”的规范发展,只是为了让互联网金融走得更健康更长远,而不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