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可笑的唐吉坷德  

2014-02-25 06:25: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股发行改革最大的败笔,不是过早地提出了推进注册制改革,而是处心积虑地将抑制炒新放在第一位,充当了挑战风车的可笑的唐吉坷德。

不止一位学者在质疑证监会或不懂股市。现在看来,这也许并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的。证监会即使未必是一点也不懂得股市,至少在一些涉及股市基本常识的问题上不无一知半解之嫌。

自从吴敬琏将中国股市怒斥为“赌场”以来,监管层就顺水推舟,如临大敌,真的把打击股市交易中的投机性炒作当做了强化监管的第一要务。殊不知,股市作为一个优化资源配置、创造财富的资本交易场所,与赌场毕竟有着本质的区别。赌场是“零合游戏”,有亏才有赢,有赢就有亏。而股市则是“财富倍增游戏”。从一个长远和整体的交易过程看,指数与价格一般应该是曲线上涨的,由此而股市才有可能构成创造财富的源泉。监管者的责任就在于创造一个让指数与价格不断上涨的公平交易环境,而不是像吴敬琏所说的那样,一些人可以看另一些人的牌。假如发行新股的目标就是为了所谓的“打破新股不败的神话”,就是为了让指望股市给自己带来某种财富效应的投资者受到教训,那么,连新股发行也成了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还谈什么进行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又有什么必要区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干脆就直截了当地让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为圈钱寻租者埋单就是了。

注册制真正有生命力的灵魂就在于还权于市场,发挥市场在资源分配中的决定性作用。恰恰在这个问题上,现在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却非但全盘保留了原有的发审委体制,而且还变本加厉地强化了证监会对新股发行定价和配售方式方法的行政干预。行政干预不放手的后果,并不是新股发行改革越改越好,相反,不少人都觉得越改越糟。原因就在于,自上而下的行政干预所反映的并不是市场的意志,而是决定和制定政策的人们维护既得利益者利益诉求的政策取向。在发行新股的同时引入的老股转让,非但没有达到原来所说的压低新股发行定价、遏制圈钱超募的市场调节作用,反而成了对法人股提前解禁,未上市就高价变现,资金胜利大逃亡的变相鼓励和促进。新股发行新规在询价定价制度设计上为不合理报价留下“后门”,也为二级市场炒作留下隐患;所谓顺应市场化潮流的“主承销商负责制”,更是在实际上成了无视市场公平进行利益输送的没有约束的自由配售权。而中小投资者则由于受制于不合理的先缴款后配售,非但没有享受到所谓市值配售更有利于投资者参与新股申购的便利,反而还不得不冒着炒新的风险,跟那些在打新中沾了大便宜的大机构大资金进行势不均力不敌的同场博弈。这充分说明,行政干预对市场资源分配的介入干预每进一步,市场决定性作用的发挥就每每会减少一分,甚至更多。而在背弃了市场决定性作用的条件下,行政权力对资源分配干预的每深入一步,也就意味着将自己更深一分地陷入直接参与利益分配的漩涡而不能自拔。

唐吉坷德的可笑之处就在于,将无辜的风车当成了自己的假想敌。用“有罪推定”的原则看待新股炒作同样如此,也是完全错误的。前不久证监会发言人不是也坦然承认,新股“秒停”未发现明显操纵行为么?既然如此,凭什么要将正常的上市交易涨升当成异常交易甚至当成市场操纵来管制和打击呢?事实上,“秒停”非但没有发现和抓到市场操纵行为,反而起了托市助涨的作用,使首日上市炒新资金无须动用大量现金就达到了诱涨、推涨、稳涨的目标。仅从市场表现上来看,首批上市的45只新股在进入二级市场之后悉数上涨,无一下跌,平均涨幅达到104%。这除了说明一级市场对于这些新股的定价没有达到市场的合理估值,二级市场必然需要对一级市场定价进行修复之外,同时也说明,一级市场打新者在这最长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通过二级市场所赚到的钱甚至比上市公司所募集资金还多。如此说来,所谓的“秒停”规则,究竟是在管制和打击市场操纵,还是在帮助或直接出手进行市场操纵,岂不是很值得怀疑的吗?市场风险如此这般地变异为保护既得利益的挡箭牌,堪称古今中外资本市场的一大奇观。

其实,应当质疑的不是人们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打新和炒新,而是什么样的制度导致了如此离奇的打新癖和炒新热。我们的监管者又为什么总是习惯于相信我们这个市场会有人投机有人舞弊,却从来也不去检讨和反思究竟是什么样的制度催生和导致了这种投机舞弊的行为呢?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太高深奥妙的理论问题,而是一个睁开眼睛就不难看得清清楚楚的现实问题。现实的真相还没有看清楚,就将随处可见的风车当成势不两立的假想敌,难怪会有学者将目前新股发行改革中不应发生而发生了的这种种问题归咎为证监会不懂股市。

市场之所以需要有力而有效的监管,不过是为了能够在牺牲个人自由的基础上获得足以防范金融危机和保护投资者整体利益的必要的市场秩序和安全保障而已。然而,在只有自上而下制定的要求市场主体自觉遵守的清规戒律,而没有市场所应当形成的内生性契约的条件下,且不说这些行政性的规章制度未必总是能够反映市场意志,尊重市场自己的规律,即使它嘴上说要主动让位,实际上却由于习惯了越俎代庖,将自己当成市场的化身,一不小心还是会站在维护既得利益者的立场,甚至不惜扯下公正公平的面具,肆无忌惮地充当代表他们利益的唐吉坷德,跟一切争取分享新股溢价红利的市场行为对着干。如此错误的立场选择和矛头所向若一直得不到改变,那么,这个市场何时才有可能走向注册制,走向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化呢?这显然是非常值得怀疑,也是应该有所怀疑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