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注册制不是搞特区  

2014-02-18 05:0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册制改革不是为了将沪深股市搞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特区,不能过度市场化。

最近,证监会主席肖钢表示,要承认目前出现的问题。他表示,简单的回到“依靠证监会权威或行政手段来管”的路走不通,还是要依靠市场逐步解决。那么,所谓“依靠市场逐步解决”,是不是意味着就是什么都可以“马上就放”,“马上市场化”了呢?对此,市场既有共识,也有分歧。

对于取消发审委,恐怕大多数人都会拍手叫好。所谓发审委,其实是行政审批制的产物。审批之变身为审核制,改了一个字,换汤不换药,“审批即监管”的实质并没有变。只不过将原来由证监会发行部门所一手包办的审核审批业务一分为二,审核改由证监会钦定的发审委承担,审批则仍由证监会大权独揽。表面上,发审委过会不过会一锤定音,证监会的审批不过是走个形式,实质上,证监会发行部门在将所收到的IPO申请交给发审委审核前还有个预审过程,这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所谓发审委的审核,到底有多少是真正意义上的专家审核,多少曲承了证监会发行部门先入为主的指导性意见,恐怕除了他们互相之间的“你知我知”,就只有“天知地知”了。不过,作为新股发行上市的最后一道审核关口,发审委并没有扮演好看门狗的角色,反而让众多不符合条件甚至明显造假的企业成功混迹于资本市场。难辞其咎的发审委却从来没有像在IPO申报材料上背书签字的那些保荐人及其他相关中介一样承担过任何的责任。在这里,权力与责任如此严重反常不对称的原因不在于发审委,而在于证监会。这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注册制改革,主要就是要改掉“审批即监管”。注册制并不是不要审核,只是从监管的角度出发只需要进行一些必要的形式审核,涉及到信息披露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的审核责任,则完全应该由保荐人和会计师律师事务所等市场中介机构去承担并自负其责。在证监会下放发审权之后,即使将来交易所仍然有可能需要设置一个专司IPO形式审核的业务机构,那也不应该也不可能是发审委的借尸还魂。当然,取消发审委,在方法和步骤上也应当和证监会退出行政审核同步进行,审慎而行,以避免出现一放就乱的局面。

不过,正如老话所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注册制影子还没见,有人就惦记起更多的企求来了。“既然可以取消发审委,那么也可以不存在募投项目,没有募投项目,发审委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说的或就是这种意思。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不管出自何人之口,是不是对注册制政策取向的一种科学而准确的表述,应该还存在值得商榷之处。至少到目前为止,募投项目还是有关IPO信息披露规范所规定的必须披露事项。不知道目前在国外的IPO是否已经取消了对这项信息披露的要求?否则,有关“募投项目本身就是一个过时的概念”的说法又不知何从而来?诚然,募投项目不应该局限于固定资本投资的概念,上市公司公开发行的目的可以是多元的,也可以是补充流动资金。但无论如何,有关募集资金投向总得有个足以自圆其说的交代,让投资者了解你为了什么而需要募资,所提出的募资标的是否实事求是的需要,是不是可以或有可能给投资人的投资带来让人信服的预期收益。“买者自负,卖者有责”,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至于发审委或监管机构是不是有必要对募投项目进行可行性论证之类的实质性审核是一回事,IPO是不是需要诚实可信的募投项目信息披露则是另一回事。假如因为前者需要退出而连后者也连带一起否定,岂不等于在泼脏水的时候连孩子也一起被泼了出去?假如连银广夏那样撒下弥天大谎的骗钱圈钱暴利神话也不再需要自证清白,自负其责,那么,以往铁案如山的造假案岂不也会有很多都可以随之而一风吹,轻而易举地一一翻案了吗?

现在有一种倾向,一说改革,好像就非得像搞特区那样,什么都可以放开不管。这是非常危险的倾向。市场化并不是谁都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事实上,如果一味对圈钱寻租讲自由,就一定不会有广大投资者获得投资回报的自由,更不用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中小投资者了。记得在海普瑞成为“超募王”的时候,有人不是也口轻飘飘地说过,超募有利于上市公司改善财务状况,没有什么不好吗?即使不说超募50多亿元的海普瑞至今犹有30多亿还躺在银行账上睡大觉算不算严重的资金浪费,上市以后,海普瑞非但并没有显示其所谓出类拔萃的高成长性,反而业绩连年大幅下滑,股价更是由上市初的最高点188元暴跌至现在的21元,不到四年就折损近9成。这又算是一种什么样的“超募有理”论或“超募有利”论呢?

在这里,我们无意对上市公司超募现象进行泛泛而论的道德批评。重要的并不在于怎样定义或界定超募,而在于研究分析超募现象滋生并疯长的原因及其发展趋势和可能产生的相应后果,并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又针对性地去对待并妥善加以解决。这是监管者的责任。如同房地产市场的过度市场化在推高房价的同时助长了腐败,更带来令人不容忽视的以侵占耕地扩大化为代价的土地财政危机且并不仅止于土地财政危机一样,新股发行过度市场化,不仅意味着对投资者利益的侵害,更是对圈钱寻租的纵容和鼓励。不难设想,一旦证监会真的对超募不再当回事,那么,不知将有多少企业会把发行上市当成钱生钱的敲门砖?而那种一旦超募得手,就毫不犹豫地追求套现,甚至不惜跟自己原来曾经苦心经营的实业挥手告别的现象如果广而泛之,扩而大之,很快发展成为一种愈演愈烈不可抑制的趋势,那就不仅是股市的危机,更是实体经济的危机。那将是何其令人堪忧的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严重的整体性危机啊?!

在笔者看来,市场化同过度市场化目的不同,性质不同,效果也不同。注册制改革是新股发行市场化的方向,但注册制并不是不要审核,不要监管,不等于过度市场化。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