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席勒归席勒 诺奖归诺奖   

2013-10-19 04:4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中国房地产有泡沫并不稀罕,人人都会说。席勒的贡献并不在于他发现了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泡沫,也不在于他认为中国的房价在中长期内必然会下跌,而在于他刚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可预期理论。那么,他的中国房价泡沫论和必跌预言是不是同样也可以视之为具有诺奖水平的巅峰预言?这显然是可以怀疑的,也是值得怀疑的。

席勒并不是第一次预言中国的房价必跌。2009年开始他就曾经数次警告中国大城市的房地产。按照他所分析的房价收入比、租售比理论,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比日本泡沫最高时还要高,岂不早就应该崩溃了?可是,四年的时间都过去了,中国的房地产非但没有跌,除个别城市外反而还在普遍上涨。反倒是从没有研究过什么经济学的任志强似乎比席勒更懂得中国的房价,一说一个准。正如任志强自己所说的那样,“这十年来我有9次说过房价会涨,结果每次都涨”。尽管国务院出台了加码调控政策的国五条,任志强还照样敢于放大炮,大胆预言今年的房价仍将大幅度上涨。任志强简直成了令人神奇的“预言帝”,他的暴涨预言再次得到了验证。

相对于仅仅看跌房价的席勒而言,也许谢国忠更说得上是出了名的空军司令。谢国忠不仅看空中国的房价,更是一直就在看空中国股市。他对中国股市有一个始终不变的定性,那就是中国股市的市盈率即使跌到了全球最低,股价仍然还是嫌贵。尽管他从来也没有说准过一次,却每次都会显得很有把握似的将自己的预言定格到具体的年月日,不是赌咒发誓说3天内必跌,就是说3个月内必回XXXX点。谢国忠的不靠谱让他对股市的评论出尽了洋相,然而,他在转向房地产评论的时候却还是一不改看空初衷,二不改信口开河。他2004年就开始唱空中国楼市,一个月内连续发布了两份有关房地产业的报告,称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存在着巨大的泡沫,并且,这泡沫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破灭。2010930,他说房价将跌至两个月工资可买一平米,未来五年大城市房价平均跌一半,泡沫破后中国部分房价会跌去九成!20115月又说,3年跌4成,楼市危在旦夕。20111021说,房价下跌50都很正常,开发商面临倒闭潮。同年1112说,房价下跌周期为三年 初期或跌30%2012312说,楼市泡沫破灭才开始 三年房价将跌一半。最新的说法是:中国的下一轮房地产下滑很快就要来临,6个月内房地产再次调整的可能性非常大。这一言论见诸于报端的时间就在不久前的20131015。可悲的是,如同他的股市预测的屡屡撞壁一样,他的房地产预测也频频遭遇滑铁卢。

作为一个从来没有说准过中国股价房价走势的预言者,谢国忠的悲剧命运也许不难用短期市场的测不准原理来加以说明,但耐人寻味的是,作为“可预期性”理论成果的获奖者,席勒为什么对中国房价的中长期走势也会测不准呢?

在某种意义上,股价和房价预测就和赌徒的“赌一把”一样,不管输的次数得再多,只要有一把赢,那就赢大发了。谢国忠的越是说不准越是说得勤,或就是这样得来的。而只讲过五关斩六将而不讲走麦城,则往往是预言家的通病。谢国忠如此,席勒未必会例外。席勒虽然作出了中国的房价在中长期内必然会下跌的预言,却从来也没说明究竟是三年还是五年,更没有具体到哪一年。这虽然使他所遭遇的测不准有可能不必像谢国良那样的令人尴尬,但如果换一种说法,岂不也可以认为他的预言风格和谢国忠的“赌一把”在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可预期性”是今年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奖成就的核心。按照诺奖评委的说法,人们无法预期股票和债券在接下来三五天内的价格,但是却可以预测更长期的走势,例如在未来三年至五年内的走势,而这些看似矛盾却又令人惊喜的发现,正是基于法马、汉森和席勒的研究贡献。不过,这里所说的“可预期性”,与其说是一种科学的研究成果,还不如说充其量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在股票交易的历史上,尽管不乏预谋成功的记录,但这些记录所反映的大多乃是一种智慧的结晶。而与“可预期性”发生关系的,则通常都离不开信息占有的不对称。在这方面,房地产交易的所谓“可预期性”,与股市或一脉相通。

其实,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所谓“可预期性”,是不是能够将获奖的三人捆绑在一起,其本身也不无可怀疑之处。一个认为市场价格因随机变化而不可测,一个则认为价格预测有路径可循,在如此针尖对麦芒的矛盾条件下,形而上学的计量经济学模型又如何在法玛和席勒之间实现对立的统一?难怪此次诺奖得主之一的汉森和其他的研究者发现,要解释资产价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管席勒头上的诺奖桂冠有多耀眼,也不能证明他对中国房地产价格的预言会因此而比任志强更有价值。毕竟,预言的灵不灵并不在于出自何人之口,而在于它切合不切合国情及所预言对象的实际情况。席勒归席勒,诺奖归诺奖。席勒的观点尤其是个别具体对象有所指的预言未必都挂得上诺奖的标签。我们在审视席勒和任志强观点的是非对错的时候,还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分开来为好。

  评论这张
 
阅读(18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