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注册制疑云说明了什么  

2013-07-02 04:2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证监会人士最近表态称,正在研究注册制改革问题。但就其不厌其烦所发表的对注册制看法来说,证监会研究的究竟是为实现这一转变还需创造必要条件,还是压根儿就不想用注册制取代注册制?恐怕依然还是一个问题。

笔者指出这一问题,并非杞人忧天。因为按照该证监会人士的说法,“我国新股发行审核制度的安排是符合证券法的规定的。从发达国家实践来看,有些是交易所审查,有些是证监会审查,有些则是两者结合,但都要经过认真的审核。不论是哪种形式,都必须坚持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确保企业公开透明真实的披露信息。即使是实行注册制的市场,对新股的发行审核也是非常严肃的,并非只是简单的注册。这跟证监会有关负责人此前多次说过的关于“一个国家的证券发行到底是核准制好,还是注册制好,很难找到正确的答案”的说法,岂不还是一仍其旧,如出一辙?

如果注册制和审核制真的没有根本性的区别或实质性的不同,那么,我国股市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干脆选择了注册制?或者说,我们的证监会为什么至今还那么不舍得放弃审核制呢?可见,注册制虽然并不意味着“零审核”,但注册制跟审核制的区别,重要的并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实质。注册制虽然在形式上也有一道审核程序,但它所审查的只是发行申请人提供的信息和资料是否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而并不代替市场做任何的实质性判断;而审核制则由于侧重于对发行资质的实质性判断,从而体现了权力对于发行对象的控制,也在实质上影响了市场的价值判断。换言之,一个权字说明了一切。

一个有权而不揽权,充分尊重市场,尊重发行人的发行上市要求,尊重投资者的判断和选择,一个却把市场当阿斗,把行政权当成了审批权,当成了越俎代庖、以管代监、由着自己的意志为所欲为的工具。这就是注册制和审核制最根本或最重要的区别。

权力是个好东西。但权力只有依法行事,才有可能正确地反应和体现市场的意志,为民办好事而不做坏事。这也是一切的市场原则都主张权力必须关进法律和制度的笼子的道理之所在。现在有种说法,说是要将资本逐利性关进制度的笼子。这是根本违背市场原则的,其结果必然是势必是重蹈行政审核制对注册制越俎代庖的覆辙,更加助长了过度张扬的行政权力自以为无所不能无所不用其极的气焰,导致过度监管越来越远地脱离或偏离了依法办事的轨道。在这方面,IPO审核制就是一个十分现实的教训。

无可否认,我国的IPO从一开始的行政审批制发展到现在的审核制,始终都有一个表面上似乎何有几分说得过去的理由,那是新兴市场所共有的不成熟性。是的,市场的不成熟有可能使得IPO信息披露中的一切弊端包括信息披露不真实不充分不及时不对称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投资者的不成熟则有可能吃了亏上了当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市场不成熟所带来的信息披露缺陷再大,也大不过由于行政审核制的对号入座所诱迫出来的以假乱真,投资者上的当受的骗再严重,也严重不过对行政审核制为IPO所作背书的过度轻信。也就是说,只要管理层一日不放弃审核制,市场就永远也别想成熟得起来。

迄今为止的一切事实都表明,行政审批和审核制是我国IPO一切弊端的总根子。如果不是管理层急于将一大批国企送上市,也就不至于明知不合市场意志却还是不顾一切地将行政审核制硬塞给市场。如果不是管理层重融资轻回报,也就不至于不会明知不合市场逻辑却还是不顾一切地将对号入座的虚假信息披露当成真实的信息披露推荐给市场。如果不是管理层将维稳当成了维持现实市场秩序所代表的既得利益,也就不至于IPO改革改来改去还是挤牙膏,始终不肯真正大大方方地松一松改革的口径。说一千,道一万,发行方式、定价方式、承销配售方式什么都好放,都好改,而在视提高直接融资比例为目标实现市场规模扩容为政绩的管理层眼里,行政审核权非但不能放,行政审核制的该改不该改,当然也就更是一个问题。

将行政审核制的不改归咎于证券法还没有修改的理由虽然并不是说不过去,其实,说穿了,也不过是一种障眼法。证券法不也是人所制定的嘛!证券法可以这样写,也可以那样改。重要的并不在于程序怎么走,而在于有权之人怎么想。如果他们愿意更好地反映市场的意志,证券法的修改并不是太难的,否则,注册制的实行就永远将是一种看似很近实际上永远遥不可及的事情。

至于说,所谓注册制实行必不可少的一些配套条件,在笔者看来,或也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是一个与生俱来而非口舌之争所能解决的问题。比如说,注册制将信息披露真实性的责任赋予了披露信息的发行人,发行人如果造假欺骗投资者,就是违法,追究其违法责任,该退市则退市,该赔偿则赔偿,该负刑责就负刑责,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至于还存在触及不触及退市条件或别的什么条件的问题,那么,还用得着离开了一个整体性的市场推进而分门别类地为某项信息披露制度之类的条件成熟去一个一个地单打独斗么?从国外的实践来看,不管是一开始就选择了注册制的,还是后来改辕易辙实行注册制的,市场都是在实行注册制的过程中逐渐成熟起来的,从来也没有所谓在注册制还没有实行的时候就创造或具备了成熟的条件的。由此可见,条件论如果不是一句空话,就是一种除了不确定还是不确定的遁词,其真实的含义也就是否定。

  评论这张
 
阅读(109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