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搅浑“错”水为哪般  

2013-05-21 03:5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登新教授近日发表了《IPO造假:错不在事前审查。而是事后惩罚太轻》一文,套用一句流行语来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毫无疑问,对于圈钱圈了4.2亿元的万福生科来说,区区30万元的罚款,不仅与“为他人作嫁衣裳”的中介机构平安证券、中磊会计师事务所和博鳌律师事务所分别被“没一罚二”的7650万元、414万元和210万元极不对称,与平安证券所承诺的先行赔偿3亿元极不对称,更重要的是,以其高达9.05亿元的造假水平,按现行法规居然还不会触及退市条件,岂非咄咄怪事?如此之低的犯罪成本,对于造假上市的的万福生科与其说是处罚,不如说是鼓励。

不过,如果说董教授的火烧“事后惩罚太轻”的IPO造假惩罚机制,烧得完全正确,那么,他的“错不在事前审查”,则不仅大错而特错,而且,由于其错得也未免太离谱了一点,而不能不让人怀疑到其真实的用意。

众所周知,IPO造假之所以充斥中国股市,从根本上来说,不仅是“重融资轻回报”的市场定位错误的结果,跟审批体制或审核机制的滥用行政权力为发行人信用作背书也是分不开的。“重融资轻回报”使得发行人以融资圈钱高于一切,却没有回报投资者的责任,既不用把回报投资者的承诺当一回事,自然也就用不着对包括募集资金使用计划在内的信息披露真实性负任何的责任。而审批体制或审核机制则使得IPO资格的获得不是取决于是否真正符合发行上市条件,而是过得了过不了审批关或审核关,能不能跟审批或审核的口径对号入座。

证监会这些年来不知动了多少脑筋花了多少精力,煞费苦心地为IPO设置了发审委和保荐人保荐、会计师审计、律师认证等多重环节,还制订了信息披露规范化等一系列的细则。表面上看起来,事前审查似乎应该可以万无一失,让人放一万个心了。殊不知问题偏偏就出在这里。越是规范化,就越是等于格式化,而越是格式化,就越是使得IPO申报和审核就像电脑批卷一样,成为一种机械的简单化的对号入座。而越是对号入座,也就越是离不开造假。当IPO保荐人、会计师、律师通通成为对号入座专家,IPO辅导成为必不可少的对号入座辅导课,IPO申报材料、补充报告乃至信息披露文件成为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对号入座标本产品的时候,IPO也就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成为让人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的假面舞会了。有时候,甚至越是假反而越像真的。等到受过“高人”指点的万福生科董事长至东窗事发之时才不无几分恼怒地怪造假造得太过火的时候,岂不为时已晚?这无疑都是拜审批制或审核制所赐。

造假问题越查越多,这是不肯放权的行政审核制目前所面临的棘手问题。问题是,如果不从源头上消灭造假机制,那么,以后是否每年都要花几千万的代价启动财务核查工程?而当平安证券之后又有南京证券、民生证券,又有国信证券、光大证券,保荐机构的助纣为虐犹如H7N9一样肆虐IPO的时候,单打一的从重处罚能否起到“杀鸡儆猴”的标杆作用,就成了问题。再说,涉假的除了保荐机构和保荐人、会计师、律师事务所之外,发审委担的又是什么责?几次IPO造假事件,证监会均未追溯发审委委员的责任,这里面岂不也存在权责不对称或“刑不上大夫”的问题?

IPO造假的“事后惩罚太轻”也许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迄今为止,证监会对保荐机构的惩罚,一直都在手下留情。所谓“史上最重的处罚”,充其量不过也就是暂停保荐资格三个月,而并没有动用《证券法》规定的处以“撤销其保荐机构资格”之极刑。也就是说,造假者在三个月之后,又是一条好汉。IPO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保荐机构一个个都被撤销资格而危及行政审核机制的运行。只罚中介,不查发审委,其背后的原因,想来也不外乎如是。

其实,IPO真的就离不开保荐人吗?现在看来,保荐体制除了给IPO增加了一个年薪上百万上千万的食利阶层,从而加重了发行人也加重了市场的负担之外,非但没有给发行质量的提高带来任何的好处,反而使得造假变得更专业化,更具有欺骗性隐蔽性。如此吃力扒外的保荐人不要也罢。没有他们的助纣为虐,未来的IPO或许将变得更纯净,更有利于投资者在没有欺骗也没有干扰的条件下进行自己的独立判断。

同样的道理,证监会如果下决心引进注册制,那么,发审委其实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发审委割不断其与外界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说,其每个成员的专业性能量也是有限的,并不是能对所有被审核信息的真实性作出有效性判断的必要条件或充分条件。在这方面,权威背书和权力背书并没有根本性的区别。

IPO打假只有在彻底走出事前审查之权力背书阴影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彰显依法治市的权威。否则,不要说行政监管难免犹抱琵琶半遮面,就是法律也有可能因为被迫屈居于这样那样的“前置条件”的限制之下,而成为行政权力所维护之权贵利益的婢女。

笔者并不是跟董登新教授有什么过不去。不过,董登新教授自从2010年成为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研讨会座上客以来,就一直以所谓市场化发行体制代言人的身份自居,说了很多正确的废话,让我们对其一再搅浑“错”水的真实意图不得不有所警惕。他这次所说的“错不在事前审查”,同此前所说的“新股发行三阶段论”如出一辙,所主张的其实就是在维护和强化行政审核制的条件下,把用提高发行市盈率的方法制造破发,打破新股不败神话,构建“买者自负”的市场约束机制当成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也就是说,既然“最核心的改革内容及改革归宿,就是要构建一个规范的、多层次的、国际化的中国资本市场”,那么,正像其所一再主张的那样,不仅“不要再因为熊市而暂停IPO”,而且,“重融资轻回报”的市场定位和为IPO造假提供行政信用背书的现行审核体制,又还有什么改辕易辙的必要呢?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