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注册制改革的“三八二十四”和“三八二十三”  

2013-12-02 09:3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盼望已久的《中国证监会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终于露面了。值得关注的是,被进一步所推进的这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究竟是注册制还是审核制?

其实,早在肖钢主席作“注册制不是不审”的表态之时,人们应该就可以有一个大概的预感了。“不是不审”在解除一些人所谓的“一不审就乱”的后顾之忧的同时,其实也是在提示人们:别以为注册制会跟审核制有多大的天壤之别!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就在肖钢表态之后的不久,有关媒体一谈到注册制,就离不开“不是不审”这四个字。某证券媒体更是煞有介事地以权威发布的姿态站出来说,注册制并不是对IPO不进行实质性审核,而是经常在进行实质性审核。我国股市在说到发行制度改革的时候,一直是把只进行形式审核而不进行实质性审核的注册制作为改革的方向的。现在好了,美国的注册制也成了与审核制仿佛一般无二的东西了。

据该媒体披露,不但美国证监会有一大帮专业人士在进行着IPO审核,而且,由于美国实行的是双重注册制,各州的证券发行监管100多年来所普遍实行的其实都是实质性审核。不过,即使如上媒体所介绍,美国的所谓实质性审核,审核的内容无非是1,承销发行费用是否过高;2,发行成本是否过低;3,发行价格是否合理;4,股东投票权是否合理畅通;5,历史上股息发放情况等五个方面,显而易见的是,其中所涉及的大多是与发行信息披露的完全性、真实性、透明性有关的若干技术性事务性问题,并不涉及对证券本身的价值判断,也未涉及对发行上市条件的实质性限制。这跟人们此前所司空见惯了的审核制对发行者和发行文件的实质性审核,真的是一回事吗?仅仅因为人家需要对信息披露的完全性、真实性、透明性负责而问了较多具体的事务性问题或技术性问题,就将注册制的形式审核说成形同于审核制的实质性审核,也不怕有指鹿为马之嫌?难道真的可以这样在需要说“IPO不审行不行”的时候就说注册制就是不进行实质性审核,而在需要说“注册制不是不审”的时候就可以说注册制并非对IPO不进行实质性审核?

“注册制不是不审”的如此轻而易举地被引申和解读成“注册制并不是不进行实质性审核”,这让我们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传说中发生在几千年前的“三八二十四”被说成为“三八二十三”的故事。话说颜回与人就“三乘以八等于几”发生争论。那人不服,说:你又不是孔夫子?你说的不算。颜回说:若孔夫子表了态,你怎么说?那人道:若孔夫子说我错了,我输上自己的头。你呢?颜回道:若我错了,我输上头上的冠。孔子问明情况后,笑着对颜回道:你输了,快把自己的冠摘下来给人家吧。那人走后,颜回问孔子:明明是“三八二十四”,你怎么判“三八二十三”赢呢?孔子说:你输了,不过输个冠;那人输了,却要输颗头。你说是冠重要还是头重要?颜回恍然大悟。显然,孔夫子虽然并没有直接回答“三八二十四”“三八二十三”何对何错的问题,却悄悄地将以被其所偷换成为“冠”重要还是“头”重要的问题,事实上下了一个不无误导性的结论,等于是说“三八二十三”只要有一点似乎名正言顺的理由就不妨可以取代“三八二十四”作为所谓的正确答案。在这里,孔夫子辜负了师者所以传道解惑的使命,被他所误导的不仅是他的弟子,更是对他无限崇拜和信任的老百姓。

本来是人心所向的注册制改革,反而因为被写入了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而似乎被说成了造成人心惶惶的恐慌之源。而随着“注册制不是不审”的应运而生成其为某种安抚人心的定心丸,一个被悄然偷换了的概念,兵不血刃地令注册制顺理成章地被说成为一种“并非不进行实质性审核”的审核制。这跟“三八二十四”的被说成“三八二十三”,何其的如出一辙!何其的毫无二致!

刚刚发布的《中国证监会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在笔者看来,不妨也可以说是对“注册制不是不审”的政策解读。文本中虽然也提出不进行实质性审核,但是,实质上,由于受理审核的依然还是证监会发行部门和发审委,审核的程序和核准过程均与原来的审核制并无明显的区别,所谓“进一步改革”了的新股发行体制究竟是审核制还是注册制,似乎并没有泾渭分明的界限。尽管这也许可以用“过渡”二字来做出解释,毕竟,《意见》也明确表示将推动《证券法》作出相应的修改,但是,是不是只要《证券法》一修改,现在的这种既不像注册制又没脱胎审核制的“四不像”,就可以不过自渡而称之为所谓的注册制了呢?难道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注册制改革吗?这,显然不是没有疑问的。

尽管我们并不是没有认识到注册制改革的推进将会有一个过程,一个不断清理政策障碍制度障碍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不断消除思想障碍认识障碍的过程,但是,后者比前者的如此更为艰难和更为重要,则无论是谁似乎都有点始料不及。始料不及的是,注册制改革刚刚写进《决定》还没有来得及推进,对推进改革必要性和重要性的认识统一过程就被扑灭注册制恐慌的所谓市场维稳需要所顶了缸。始料不及的是,审核制还没有来得及退出,迎接注册制改革的就已经是一边倒或一片应的“注册制不是不审”甚至“注册制并不是不进行实质性审核”。更为令人始料所不及的是,就连写入了“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也没有立竿见影地推动随后出台的这个证监会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痛下不拖泥不带水地退出审核制的决心。这从另一个角度告诉我们,如果行政权力并不想真正退出审核制,那么,注册制在任何的时候都不难被用这样那样的借口变味为变相的审核制。

指鹿为马,李代桃僵,中国历史上的改革,最终之所以大多以人们所司空见惯了的改良方式而告终,大概往往都是与“三八二十四”还是“三八二十三”的水火不容如此轻而易举而合情合理地被一个“冠”与“头”之类的命题置换方式所破解分不开的。试想,如果注册制改革的“三八二十四”真的可以被“三八二十三”所取而代之,那么,注册制还是审核制,改革还是不改革,还说得明分得清吗?而如果连这也不需要分清和不需要说明,那么,还谈得上什么注册制改革的推进不推进或过渡不过渡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