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打道回府” 何者为先  

2013-01-12 09:4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严审核”引发在审IPO自动撤单,“打道回府”。如果这只是郭树清主席所说的疏导分流在审企业的一种方式,即使有点意思,意义也不是很大。真正有意义的,不仅在于让害怕“最严审核”动真的在审IPO知难而退,更应该让“打道回府”成为一切欺诈发行故意者尤其是既遂者的不归路。

要义就在于姚刚副主席的一句话。据报道,姚刚在IPO在审企业2012年财务报告专项检查工作会议上警告,“谁也别心存侥幸,凡是进入行政受理程序的,就必须承担申报文件真实、准确、完整的责任。造成严重后果的,承担更严重责任。”

“真实、准确、完整”是《证券法》第13条第1款对证券发行人提交发行申请文件的法定要求,但在以往的实践中,一般都只是将此条款视为一种宣誓性规范,而对《证券法》第59条“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这一禁止性规范则视若无睹。这正是这么多年来IPO“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有禁不止的根本原因。相应的法律责任和民事责任约束之间尚存在的某些不衔接现象,加上急功近利的“重融资轻回报”IPO体制对虚假陈述和欺诈发行的躲猫猫有意无意的纵容和包容,以致在审IPO企业财务造假所引起的预期业绩下滑发展到了连证监会也不得不启动史上最大规模专项检查的程度。而对于欺诈发行已成为既成上市事实的那些上市公司来说,天知道又有多少的业绩变脸不是因为IPO阶段的财务造假所造成的?!这才是真正让人震惊的事情。

其实,《证券法》不仅对证券发行人及证券公司信息披露义务早有明确要求,对证券公司发行核查义务也是有着非常明确而具体的规定的。《证券法》第24条规定,“证券公司对公开发行募集文件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进行核查;发现含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不得进行销售活动;已经销售的,必须立即停止销售活动,并采取纠正措施”。然而,由于行政审批制把融资规模的无限扩容看得比天还大,而对于事关投资者利益保护的打假反诈当成了走过场的表面文章,发审委对IPO的过会实际上已经变成一种形式主义的对号入座,不但发行人为了圈钱不惜铤而走险大肆造假,就是证券公司和其他相关的中介机构从自身利益出发,也把诚信责任弃之于脑后,不顾一切地将辅导变成了指导造假和伙同造假,把保荐和鉴证当成了为造假打掩护和作担保。至于尽什么“核查义务”,无非就是说说而已,至多也就是做个样子,有几个是真正当回事的?

查与不查不一样,动真不动真不一样。证监会一说要查工作底稿和核查证据,甚至还要查机票、车票和住宿记录,有许多证券公司的保荐人就慌了。与其拿不出或不经查,还不如趁还没有进入行政受理程序的时候就撤单,免得到时候既出了丑还要再受罚。如果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令混迹于在审IPO中的滥竽充数者难以鱼目混珠,对于纯洁我们的IPO队伍,健康我们的市场肌体,当然也应该说是善莫大焉的一桩好事。不过,仅仅依靠这样一种一次性的自查和核查,即使是如此大规模的所谓“最严核查”,是否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IPO信息披露诚信问题,无疑也还仍然是非常值得怀疑的。再说,仅仅让“进入行政受理程序的,必须承担申报文件真实、准确、完整的责任”,而一旦通过了行政受理程序,即使事后被发现其造假,是不是也可以得到行政受理程序的保护?

多年来的现实告诉我们,形式主义的行政审查对IPO信息欺诈的识别和把关作用毕竟还是比较有限的,更不用说作为疏导分流堰塞湖的权宜之计了。真正对造假欺诈行为具有震慑力的不是行政审核的最严或更严,而是法律的严肃性。

前不久,香港处理洪良国际造假案的做法为IPO打假反诈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重要思路,那就是对于欺诈发行所得,即使已经上了市也要吐出来,决不能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这同内地把上市当成欺诈成功,退市也从不涉及募集资金追缴和赔偿的习惯和做法,有着很大的区别。在A股已上市公司中,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例因IPO造假东窗事发而直接被取消上市资格的案例,更没有吐出造假发行的全部非法所得赔偿给投资者的。即使是被证监会和法院先后认定为犯了欺诈发行罪的绿大地,在一审被轻判,二审就翻供之后,拖了近两年,至今还没有审理结果,更不要说受到应有的重罚了,相反,却还在地方政府的干预下不动声色地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被纳入国有资产的羽翼下保护了起来。这简直是对《证券法》反欺诈发行有关法规莫大的讽刺和挑战。

把IPO信息披露文件“真实、准确、完整”的法律规定看做一般的宣誓性规范还是不得有丝毫违背的禁止性规范的不同,决定了有法必依的标志究竟只是“进入行政受理程序”,还是发行上市的信息文件一经披露,就等于跟投资者确立了“最高合同关系”,必须自始至终对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负责。这两者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区别。区别就在于一个仅仅是对证监会负责,而另一个则是对投资者负责,也就是对法律负责。“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IPO在“进入行政受理程序”前主动撤单,或“签署证券发行承销协议”后选择停止和纠正,固然不失为明智的选择,也是维护IPO诚信的题中应有之义,但如果仅限于此或仅止于此,则显然还是不够的,远远不够的。因为如果只有对前者的负责而没有对后者的负责,不排除有人会为了谋求成功上市以后的一劳永逸而虚情假意地先照顾一下证监会的面子,然后在如法炮制此前对号入座的法子,把自己整改得似乎符合证监会的格式化要求之后,重新再作蒙混过关的努力。也就是说,前者动真也有限,后者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动真。

证监会如果真的有意强调“申报文件真实、准确、完整的责任”,那么,比谋求让“进入行政受理程序”在审IPO中的涉嫌造假欺诈者“打道回府”的效应更有意义的,莫过于以更大的决心和更大的勇气让包括绿大地在内的那些欺诈发行的已遂者像洪良国际那样“打道回府”。前者充其量不过是维护了“行政受理程序”的权威,而后者才有可能令一切无论既遂还是未遂的欺诈发行故意者,通通止步于对法律的敬而生畏。

  评论这张
 
阅读(8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