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低价发行的魔幻现实主义“幸福”模式  

2012-10-21 04:2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世宝IPO或成为“洛阳钼业第二”,是不是意味着新股发行定价“幸福”模式的定型,即“一刀切”地重新回到核准制的低价时代?这是一个充满着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问题。

按照“一缩水二压价”的模式,浙江世宝此次回归A股的融资额大约为5000万元左右,仅及其原拟5.1亿元募集资金的十分之一还不到,连原来招股说明书所列任何一个募集资金使用项目所需的资金都满足不了。如此委曲求全的发行上市,究竟说明原来的招股说明书本来就是虚虚实实,还是别有所图?对此,发审委什么也没表示不说,上市公司、保荐人和询价机构为什么竟然也都一声不吱?洛阳钼业给出了答案。在刚刚过去的9月底,同样从港股回归的洛阳钼业因最终定价“参照港股”的政策性指导红线,其原本高达6元/股之上的询价结果,硬生生被腰斩至3元,再加上发行股份大幅缩水,使得原本预计高达36.46元的募集资金缩水至6亿元,降幅高达83%。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洛阳钼业上市后,开盘价就高达8.7元,涨幅高达190%。收盘价更是达到9.63元,涨幅为221.00%,被市场誉为“中石油第二”。如果洛阳钼业的今天就是浙江世宝的明天,那么,一切的答案也许就尽在这“莫言”之中。

2004年修订的《证券法》取消了新股发行价格须经核准的规定。在这一背景下,新股发行在2005年开始实行询价制。可叹的是,被称为发行市场化改革模式的询价制却事与愿违地成其为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的代名词,其登峰造极的代表作就是创业板的“三高”。在这里,革“三高”的命无疑已成为证监会发行改革新政当务之急的最大必须和最大必要。问题是,新股发行改革如何去改?又如何一个革法?如今,过会归过会,询价归询价,证监会一不看招股说明书披露诚信不诚信,二不问保荐人尽职不尽职,三不管询价到位不到位,就来个发行价“就低不就高”的一刀切,发行额度也随之而一缩水就达9成之多而万事大吉。这是否意味着披露制已无可采信,保荐制也不足信赖,询价制更是一无是处,而只能回到核准制,重新用对发行价“一刀切”的行政审批来代替一切了呢?

“一刀切”的低价发行,尽管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对“三高”的否定,也是对民意民心的顺应,但是,作为行政审批制的结果,它在本质上同“窗口制”退出以后的询价制其实并无二致,本质上依然并不是市场意愿的真实反映,而是行政意志的强加于人,是权贵利益集团爱怎么捏就捏出个什么形状的“糖葫芦”。以洛阳钼业为例,尽管其发行价被腰斩到3元,但是,且不说3元对于一支面值只有2毛钱的股票意味着什么,更重要的是,这种“一刀切”的低价发行制度并没有切掉一切为权贵利益集团服务的利益机制。如果说,在网下特权配售的条件下,“直投+保荐”是绑架询价制的罪魁祸首,主承销商和保荐人在获得更多提成和承销费的利益驱动下,一定会千方百计地用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的手段支配询价机构制造新股发行的“三高”,那么,在一方面本来要6元认购,3元即可买到,一方面流通盘的规模缩减63%,上市后更利于炒作的情况下,对于既享有认配特权又拥有资金炒作强势的机构来说,借着“打新”+“炒新”之魔术技巧,岂不将更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事实上,低价发行的“一刀切”,不仅并不意味着发行定价估值的价值回归,更不意味着给让“破发”搞惨了的散户带来什么幸福,反而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按下“三高”迎“炒新”,为机构一边“打新”一边在二级市场再度掀起“炒新”之风投大机牟大利创造了可趁之机。而“炒新”比“打新”不仅更容易引起散户跟风被套,而且一旦招来监管的杀威棒,跟风者还往往莫名其妙地成为炒作者的替罪羊。

至于浙江世宝和洛阳钼业,既然实际募集资金不敷投资项目之所需,为什么还那么热衷于回到A股来发行上市,甚至不以接受既缩水又压价的嗟来之食为耻呢?这里,也许也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无论是“三高”发行上市还是“低价”发行上市,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幸福”的大戏法。如果说,“三高”是赤裸裸的圈钱,那么,“低价”发行不过是走了一条曲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炒新”可以帮他们手中的“二毛股”炒得升值数十数百倍。只要今后还可以有数不尽的圈钱机会,忍一忍一时一事的“胯下之辱”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如果他们的《招股说明书》对所谓募集资金使用项目的披露,如果骨子里也不过是一种爱怎么捏就怎么捏的“橡皮泥”,那么,其发行上市资格没有被否定,岂不本身也就是一种值得他们私下庆幸的“幸福”?

如果无论什么形式的改革或炒新,其实不过都是一种行政审批的有形之手所导演的“幸福”大戏法,无论是看起来是如何地非常市场化,或者表面上似乎又是多么地顺从民意,其所演绎出来的“幸福”,本质上其实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对于大股东大机构大资金来说是“丰乳肥臀”,对于中小散户来说则是“檀香刑”。这是怎样的一种魔幻现实主义的“幸福”模式啊!不知高明如诺奖获得者之莫言,能不能用他的方式给以恰如其分的形象表述?

我们坚决反对“三高”,但对于如此“一刀切”的低价发行,也没有办法感受到“幸福”。在笔者看来,发行方式改革的方向,主要并不在于定价的高抑或低,而是在于如何使得这种发行方式不再只是为了满足大股东大机构大资金圈钱寻租的需要,而能更多地体现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而这,在现行体制下,没有行政审批制的真心实意的退出,显然无论如何也是办不到的。低价发行“一刀切”在洛阳钼业以及即将在浙江世宝验证的结果,或将一而再地证明这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5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