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散户歧视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2012-07-04 03:1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两名上海女子在地铁二号线手举的抗议标语牌打出的这八个字,说得何其的酣畅淋漓,扬眉吐气。它对一个现代法治社会关于私权利最基本法学常识言简意赅的高度概括,在笔者看来,何尝不也可以借作备受歧视的散户投资者追求投资回报权利之理直气壮的自我辩护词呢?

上海地铁二号线运营方官方微博对女性夏季穿着的说三道四,不仅有侵犯人家私权利之嫌,而且,对女性遭遇性骚扰,怪罪于穿得太少的女性自己“不自重”,这简直是颠倒是非,为性骚扰犯罪行为变相开脱。

上海铁哥对女性遭遇性骚扰问题的说法,同中国股市对散户亏损的官方解释如出一辙。不同的只是在后者那里,“不自重”换了一个说法,叫做“不理智”或者说“不理性”。对于作为在资金和信息各方面都处于弱势的散户群体,选择与自己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的投资方法和品种固然十分重要。“频繁买卖”和“高买低卖”,确实也应该说“很不理智”,而且“很不理性”。不过,就二十年来中国股市的基本现状而言,“频繁买卖”和“高买低卖”充其量只是造成散户大多数都亏损的一部分原因,而并不是真正最主要的原因。“重融资轻回报”的错误市场定位以及权贵勾结与民争利的不合理的体制和制度,才是使得广大散户不亏也难的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原因之所在。

即使按照通常的说法,如果所谓最理智或最理性的投资莫过于投资蓝筹股,那么,为什么号称“亚洲最赚钱公司”的中石油,却没有让全国人民领略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分享财富增长快乐的机会呢?如果解套就需要160年,那么,又要有多少的时间才足以让人有机会去认识和体验蓝筹股的投资价值?事实上,当年在上市首日以48元天价买入而截止2012年6月末已经只剩下9元左右的中石油投资者,想要不“高买低卖”都难,更不用说在那些并不靠谱的逢低介入判断和政策市幻影诱惑下不由自主所发生的“频繁买卖”了。在一个缺乏公平的市场条件下,投资和投机之间并没有分得清清楚楚的天然鸿沟。这对于包括蓝筹股投资在内的一切其实并无任何实质性价值意义的所谓投资理性和投资模式的说教,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中国股市历来缺少以维护投资者利益为重中之重的强制性法律规范,却从来就不缺乏对投资者行为说三道四甚至不惜强奸民意横加干预的道德“他律”。把发行人排队等圈钱和高管高市盈率疯狂减持,说成被“盲目打新、疯狂炒新”所“色诱”,把散户长期大面积亏损说成咎由自取的“频繁买卖”和“高买低卖”,就是这方面的典型表现。

尽管有关方面口头上也表示无意要求个人投资者远离股市,但是,一方面承认现在的股市让“数以千万计的居民家庭可能不宜直接理财”,一方面却不对股市涨跌负责,也不对保护投资者利益负责,只管追求资本市场的世界第一,实质是圈钱全球第一,这纵然说不上是什么“技术正确,政治错误”,至少也是“理论上貌似正确,实践上贻害无穷”。在圈钱谋财,欺诈害命的基本格局还没有根本性改变,基金也还没有表现出高于散户的投资水平和盈利能力之前,要求散户放弃直接参与股市投资的需求,甚至千方百计逼他们退市,不仅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公平的。

一百年前,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里写道:“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一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如今,中国股市的“散户歧视”,和色狼横行的上海地铁二号线,归罪于夏日女性在穿着上的爱清凉,同令人发指的“礼教吃人”,“道德杀人”,骨子里并没有什么区别。说穿了,“散户歧视”无非就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当所谓的“散户现象”,被演变为掩饰一切市场黑洞现象的借口,而“买者自负”则轻而易举地成为开脱一切监管责任之绝妙遁词的时候,其不可告人的终极目标归根结底只有一个,那就是:“消灭散户”。

  评论这张
 
阅读(186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