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过度监管谁之责  

2012-11-17 03:0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树清说,“监管部门应对股市下跌承担一定责任”。有人对这种说法似乎感到不安,他说,除了股民情绪化的宣泄外,业界和学界一般并不认为,证监会该对市场涨跌负责。

作为监管部门,如果恪守其本分,切实做好了维持市场“公平、公正、公开”、打击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行为的工作,也就是说尽到了监管的职责,那么,说对股指涨跌无需承担什么责任,这也许并不是说不过去的。

问题是我们这个股市的涨跌,在大多数的时候可以说都是在被过度行政干预的政策市条件下,而并不是在真正市场化的条件下运行的。个股与指数的波动虽然主要受资金流动影响,具有较强的随机性,但资金的流动性又是受什么影响的呢?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

一般在成熟市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投资理念不要说解决不了股指的大起大落,就是据说已经越来越被格式化所规范化和透明化了的信息披露,又何尝可以视为价值估值所赖以hold住的依据?即使打击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行为的工作做得比现在再更到位一些,也改变不了造假变脸成家常便饭、圈钱套现备受庇护的现实给市场价值的评估和交易态势的变化所造成的根本性扭曲。在政策市条件下,市场情绪、投机氛围、投资者心理等诸多因素通常也不是无的放矢的偶然因素,而是一种明显受政策市情结所影响或操控的有线木偶。“买者自负”根本就无法在“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基础上得到真正自主性的体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监管部门对股市涨跌一概都可以不承担一定责任,那么,“以保护投资者利益为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岂不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过度监管在监管部门看来也许不失为一种在不成熟的市场条件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善意行为。不过,即使是好心,如果办坏了事情,是不是就能不承担责任?这也是值得质疑的。也许我们不能完全否认新股发行的行政审批制度对于一个新兴市场在其尚处于不成熟发展阶段某个时期一定条件下的某种必要性,但是,不能不看到,仅凭若干个发审委委员“对号入座”式的审核,纵然他们个个都是非常出色的专家,他们的工作态度又是多么的严谨负责,又如何有可能对每一个被审核过会对象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大打其包票呢?现实的情况越来越多地证明,不管郭主席有没有说过“IPO不审行不行”,发审委制度非但没有能给上市公司质量的整体性提高提供可靠的保障,反而常常给造假欺诈行为提供了钻形式主义空子的机会,给保荐人和其他中介机构制造了推卸责任的借口,并对投资者形成了经常性误导,这早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发行制度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显然并不在于如何完善发审机制,也不在于询价、定价、发行、上市之类技术环节的局部性改善,而是退出行政审批,逐步过渡到备案制。否则,把优化市场资源配置的功能还给市场,根本就无从谈起。

有形之手上下其手,还非要各打五十大板,让无形之手一味的代人受过,这不仅有点冤,在道理上也是说不通的。不是老是有人怪投资者爱炒新、炒小、炒差,并非要说股指下跌跟IPO无关不可么?那么,发行定价市场化改革的时候,是谁说提高发行市盈率有利于打破新股不败神话,并把“三高”和超募说成有利于改善上市公司财务结构,把“破发”说成改革成果的?不久前,又是谁非要强制洛阳钼业和浙江世宝发行规模缩水和发行价压低,从而人为制造了一个如此之大的炒作空间,为投机性炒新的卷土重来推波助澜的?这里,市场的投机性固然不能说不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但作为监管者来说,自己闯的祸,凭什么自己不担责,还非要打别人的板子不可?这难道也可以说是一种实事求是,一种坦荡的负责任的态度吗?

过度监管不是对市场内在需要的正确反映,而是长官意志的强加于人,是不了解市场和不信任投资者的表现。监管部门虽然对引导市场,指导市场和保护市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这同以为什么都是“民可使由之而不可使知之”,根本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把市场意志当做任人揉捏的橡皮泥,势必事与愿违,走向自己的反面。譬如,红利税减免最终变成了红利税差异化征收政策,就是这样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人们呼吁减免红利税,原本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减轻投资者负担。可是,经过管理层匪夷所思的“顶层设计”,红利税却变成了调控投资者持有股票时间周期的工具,不但变相增加了市场交易成本,也是对市场规则和投资者自主权利的粗暴干涉。这显然是非常荒唐的。

勇于担责进步始。尽管郭主席的承认“监管部门对股市下跌应承担一定责任”,也许并不意味着他对过度监管的看法在多大的程度上跟我们形成了一定的共识,但比起此前的监管部门总是把自己看成高高在上的神圣,自以为什么都是对的,怎么做都不容怀疑更不容批评,无疑应该说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中国的进步,离不开领导人建立在有自知之明基础上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股市亦然。无论对监管怎么定义,只有监管部门领导人敢于正视“过犹不及”的现实,并勇于为监管部门所应承担的责任有所担当,市场监管的进步才有可能真正成为一个大有希望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