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十年一觉圈钱梦  

2011-12-14 01: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股市新世纪的十年,上证指数从终点又回到了始点。这一个大大的圆圈,不仅意味着所有投资者的投资收益整体归零,而且,也给中国股市画上了一个最具形象力的圈钱标志。

有关数据显示,1990年至今,国内A股累计圈钱4.3万亿元。其中2001年至今的十年圈了多少?有人说约2万亿元,实际的情况可能只多不少。因为仅IPO重启以来的这三年,光是IPO圈的钱就有9354.39亿元之多,雄踞全球股市之首。其中,2009年的129起IPO,圈了2189亿元,2010年338起IPO,圈了4830亿元,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247起IPO,圈的钱也达到2335亿元。再加上再融资和其他圈钱项目,岂非难以胜数了吗?

尽管A股上市公司总数已从十年前的1073家增加到逾2300家,增加了一倍多,市场总市值也从原来的43522.2亿元 增加到265497.95亿元,十年间的增幅高达510%,但除了发行增发新股者赚钱,交易所券商赚钱,国家税收部门赚钱,保荐机构和保荐人、律师、会计师和审计师事务所赚钱,广大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散户根本不赚钱,大多数人反而还亏钱。因此,上证指数上涨率的这一个零,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亏损股民伤心之泪的一个巨大的形象符号。

为什么圈钱越多,股民亏得越多?以前的说法是由于股民赌性太盛使然,现在的时髦说法则是低收入人群和以退休金为生的人群缺乏风险承受力的缘故。在笔者看来,这两种说法其实都在混淆视听,掩盖了中国股市只有圈钱功能而缺乏投资回报功能的体制性弊端。

事实上,在“重融资轻回报”的市场定位下,由于满足融资需求的市场扩容被当成资本市场压倒一切的发展目标,所谓“市场化发行”的要点根本就不在于也不可能在于形成所谓的市场约束机制,使直接融资比例的提高达到优化市场资源配置的目的,而只能是为发行人、保荐中介和机构投资者哄抬“三高”发行以更加放肆地圈钱牟利提供方便之门。严重的超募和募非所用,极大地糟蹋和浪费市场资源。而在权贵勾结的市场条件下,则不要说为了达到圈钱寻租目的可以不择手段造假舞弊,不法内幕交易何尝不也是大行其道,不仅严重败坏了市场风气,而且也严重地扰乱了市场的稳定。在这种情况下,凭什么说提高发行市盈率和由此而造成的“破发”,不仅有利于打破“新股不败神话”,并且还有利于让习惯于追逐打新的投资者受到教育?又凭什么说投资者不仅要为“三高”发行埋单,并且还要代人受过,为“三高”圈钱和“破发”的承担起全部的市场责任呢?这简直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强盗逻辑。

中国股市的一切问题,都是圈钱寻租体制的问题。舍此之外,任何小打小闹的改良和创新,听起来好听,其实都无济于事,改变不了也不可能丝毫改变圈钱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没有最高,只有更高”,而投资回报则犹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的基本格局。十年来,投资者对中国股市的投资期盼,在只改发行定价方式,不改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的市场条件下,无可奈何地成为可悲而可怜的“一枕黄粱梦”。这是中国股市的一大杯具。在笔者看来,未来的新政,如果依然只改革分红退市力度,而根本就不触动“重融资轻回报”体制弊端,那么,会不会再画一个从终点回到起点的大圆圈呢?对此,不能不令人有所怀疑。

  评论这张
 
阅读(16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