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多一些比较研究 少一些空谈主义  

2011-11-02 04:40: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对证监会新掌门的厚望中,郭树清的履新被赋予了推进中国证券市场国际化进程的历史使命。就郭本人的阅历背景而言,这也许不失为一种不无道理且颇有预见的分析,但对于饱经变革沧桑的中国股市,华而不实的国际化,就跟伪而不正的市场化一样,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不无危险的信号。

历史常常有惊人的相似。九年前的尚福林在接任证监会主席的时候,市场化也曾经是一个对于中国证券市场来说具有分水岭意义的时尚口号。尚福林不辱使命,开弓没有回头箭,大刀阔斧地推进了股权分置改革,并乘胜前进,推出了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然而,事与愿违,尽管随着新股扩容进程的持续加快和再融资力度的不断加大,中国股市的市场规模早已座三进二,跃入全球前列,流通市值比例更是从当初的20~30%扩大到了如今的70%以上,由于在这一系列所谓的市场化改革中,严重地忽略了投资人的现实利益,同时也严重忽略了市场制度规范的渐进性和严肃性,全流通的中国股市不仅没有为常年累月严重亏损的绝大多数投资者带来获得正常投资回报的福音,反而让圈钱者的一夜暴富可以更加易如翻掌,减持套现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和肆无忌惮,而成为一个随时威胁着市场安危的无比巨大的“堰塞湖”,或者说开足马力从股市抽血的“抽血机”。对于这个名为市场化其实已经成为“伪市场化”之代名词的市场来说,越是改革越是需要回到原来的起点,相信这已经不是少数个别人所特有的一种感觉。

郭树清刚接下班来的这个市场,未来也许没有比国际板的顺水推舟更为重要的政绩工程了。不过,国际板的推出不推出是一回事,国际化不国际化则又是另一回事。正像打着创新和市场化旗号的创业板,结果却成了只知满足圈钱者和寻租者利益诉求的圈钱板,投机坑害投资者利益的万人坑一样,国际板推出的利弊,并不在于它是不是有着强烈的国际化色彩,而在于它能不能切实反映国家的利益,老百姓的利益、投资者的利益,并把这些利益恰当地跟国际化的进程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如果国际板单方面地成了全世界圈钱寻租者的救世主,那么,国际板的这种所谓的国际化色彩越强烈,国内投资者所需要承受的国内国际双重圈钱寻租压力也就越大,所将为之付出的代价和牺牲也就越大。这并不是多么深奥的理论问题,而是一个最浅显明白不过的实际问题。

郭树清先生据说“豪爽博学”,是一个轻易不肯附和他人的学者型官员。笔者虽然还未曾有幸读到他的《比较价格体制》、《直面两种失衡》等著作,但在笔者看来,比较确实是研究问题的好方法。有比较才有鉴别。郭主席上任之后,如果能够不是像尚福林那样先入为主地空谈什么市场化、国际化,而是从比较入手,研究研究中国股市的“比较价格”和利益分配失衡,那么,或许将更有助于他以一种更为相对宽阔而且现实的视野,来系统地考察和思索转型期的中国股市问题,并以务实的精神去面对的今天和未来的现实创造性地提出自己的经世济民之道。

八十多年前,胡适先生有句名言:“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倒不是主义有什么不好,而是因为正像胡适所说的那样,一切主义都是某时某地的有心人,对那时那地的社会需要的救济办法。市场化和国际化也是这样。我们不是不需要市场化和国际化,但是我们需要的决不是牺牲投资者利益尤其是国内投资者利益,打肿脸充胖子,充当国内国际圈钱寻租者救世主的市场化和国际化,而是强国富民的市场化和国际化,为民谋利的市场化和国际化,以保护投资者利益为重中之重的市场化和国际化。我们期待新主席保持“书生”本色,既不纠缠于“姓社姓资”,也不趋炎附势,盲目追求徒有其表的“身前身后”之虚名,而是一如既往脚踏实地地从比较出发多做务实性的研究,为重新认识、理解或定义市场化和国际化,发现和解决中国股市切实需要解决的根本性问题,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如是,则中国股市幸甚!广大投资者幸甚!

  评论这张
 
阅读(90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