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克鲁格曼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2009-05-16 05:5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中国之行,并未带来预期中的“克鲁格曼旋风”,是由于克鲁格曼的答非所问,还是他人的别有所图?这是一个值得玩味的问题。

        与其说是“中国式的热情”让克鲁格曼有点不知所措,不如说是与他同台的中国对话伙伴的问不对题让他无法不答非所问。

        当邀约克鲁格曼来访的东道主,把预测准了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成功,当成一个最大的亮点为这次活动的票房价值大做广告时,不经意间或许已经忘记了这位美国人对经济学的贡献,其实并不是被他本人称之为十多年前的一场噩梦的梦中呓语,而是对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深入研究、尤其是对国际贸易理论的创新。即使在美国,克鲁格曼为人所知的热点也不是他相差了两三年的神奇预测,而是他对当局的经济政策从来就不留情面的批评。因此,当中国的经济学家把与克鲁格曼同台对话当作一种荣耀时,他们所寻求的是探索真理的话语权,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把经济学当成预测学的筹码而已,个中隐情,也就尽在不言之中了。

        动辄拿恐慌说事,散布恐慌性预言,已经成了登堂入室的经济学家的看家本领,这不能不说是经济学或者说中国经济学界的悲哀。更有甚者,干脆把经济学当成了指点股市的金手指,他们不仅热衷于给证券机构和上市公司做顾问当董事,一些稍有名气的经济学家更是忙于走穴。他们除了信口雌黄地预测指数,推荐股票之外,根本就没有工夫静下心来研究学问,因此,讲不出多少经济学的新发现也是不难理解的。

        尽管克鲁格曼预测到了发生在2008年的这场金融危机,但是,他本人显然并不是这场金融危机的救世主,更不是当仁不让的美国危机角色代言人。可是,我们某些被挑选出来与克鲁格曼“同台论道”的中国经济学家,似乎没有能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他们不仅有意无意地以话套话,而且还试图引导克鲁格曼顺着自己的意愿给中国也给世界的经济前景说说话。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克鲁格曼却表现得不那么尽如人意。他不仅直言不讳地坦言自己并不了解中国,因而相应地在许多问题上回避了对中国经济政策的直接点评,而且,对于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前景,他也并没有如某些人所臆想的那样作出新的末日预期,相反,却毫不含糊地作出了若干年内走出困境的预测。克鲁格曼保持了一个具有自由经济主义思想的经济学家应有的独立思考。换言之,克鲁格曼显然并不愿意人们把自己当成专以发表预测为其长的“算命先生”。

        如果说在此次克鲁格曼的中国行之前,人们或者还不那么了解他,那么,同以前那个人们已经从不了解变为了解太多的罗杰斯相比,也许可以有助于进一步加深对克鲁格曼的了解。罗杰斯按其身份本是一个具有相当国际影响力的投资家或者说投机家,但是,他在数次的中国之行中,却常常表现得更像一个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说哪里的股评家。罗杰斯说了多少次的买入中国股票,其实没有一次说的是买入中国A股。所以,与其说罗杰斯是唱多中国的吹鼓手,不如说他不过是一个善于为自己的全球战略、当然其中也包括中国战略借东风的高手。

        克鲁格曼的答非所问,显示了一个不肯违背经济学良知的经济学家的耿直品格。尽管他对中国的人民币战略主张未必能够获得我们的赞同,但是,就凭他没有哗众取宠地随声附和恐慌性预测判断的风骨就不仅值得我们钦佩,也值得我们庆幸。钦佩什么无须多说,但是,如果我们少遭遇了一场曾经预报过的“克鲁格曼旋风”,却多了一点战胜恐慌的信心,显然还是很值得庆幸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