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基金问题的要害岂在于“红”与“黑”  

2008-07-09 06:3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基金问题的要害岂在于红与黑

黄湘源

基金成了黑社会?!

一篇有关基金斗殴的报道抢夺了市场的眼珠。奇怪的是,出面澄清的不是群起而攻的“打手”,反而是被指因不守行规而受到追杀的“受害者”。这在某种意义上不啻越描越黑。就像秃子的忌讳一个“亮”字一样,基金这么忌讳人家揭“黑”,是不是恰恰说明了一个“黑”字所击中的或者正是基金问题的要害?

早在2000年10月,某著名的财经杂志刊登了《基金黑幕——关于基金行为的研究报告解析》一文,第一次指出基金非但没有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而且存在“对倒”和“倒仓”等违法操作行为,并由对基金独立性的怀疑,指出很可能存在向其发行人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况。当时,全部10家基金公司立马联袂反击,发表联合声明称中国的基金公司已经是国内监管最严格、制度最完善、透明度最高的投资机构之一,而《基金黑幕》依据的资料数据则采样不准确,研究方法不科学,对基金的交易行为的判断与事实严重不符。可是,随后接二连三发生的基金黑幕事件并没有支持基金公司的王婆卖瓜,反而为敢于揭黑的《基金黑幕》一文提供了越来越多的佐证。当时的证监会调查如果不是浅尝辄止的话,那么,本来还不算太严重的问题也许还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这样越来越严重的地步。

历史仿佛在重演。对于传言涉及的颇似黑社会的“行规”现象,上述主动澄清的基金公司新闻发言人表示,这在基金行业是不可能的,该基金公司也不会像传言中那样做。并且还自称旗下不同的基金有不同的投资风格、不同的选股方式,每个基金经理做出的投资选择,都是根据该基金经理对上市公司和市场等因素的研究,在公司授权范围内,独立做出的决策。无论是反应的方式,还是语言的风格,怎么都有点像是七八年前《基金黑幕》事件的翻版?不同的只是,以前的集体阵容换成了今天的独当一面,而且还有点釜底抽薪的反证意味。然而,这种“皇帝的新装”的说法真的能够掩饰此前那些怎么看也未免太反常太离奇太让人不可思议的基金市场表演吗?毕竟,抹黑基金形象的其实并不是媒体的曝光,而是基金们自己见不得人的行为。而近期的基金行为之反常除了让人发出“怎一个‘黑’字了得”的感叹之外,还能说些什么呢?

退潮让裸泳者裸出水面。一个摆在面前的这样的事实是不容回避的:历来被视为“市场稳定器”的基金正在成为我国股市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弱市所显示的不仅是基金整体业绩齐涨齐跌的态势,也不仅是他们的投资能力,更是过去一向躲在运行架构后面的真正反映着利益趋向的行为逻辑。如果说,“4·20”、“4·24”之前的联手砸盘或者还可以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幡的话,那么,在管理层开始亮出救市的底牌并特别向基金打了“要讲政治”的招呼之后还在不顾一切地砸盘,那就连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也快扯掉了。现在看来,所谓基金行为中存在着一个潜规则的传言应该并非空穴来风。

即以此次被卷入旋风中心的某基金而言,如果说其在疯狂卖出钢铁股後又巨量买入了招商银行、中国平安等金融股,同此前各基金所表示的一致看空金融银行股的倾向相比不无支持做多的意思的话,那么,招商银行、中国平安等近期所遭到的令市场非常突兀的抛售,基金们的司马昭之心就无法不令路人皆知了。大量的数据表明,这些抛单主要来自别的一些基金。虽然招商银行收购永隆银行、中国平安投资富通巨额浮亏等一些负面消息对于该类股票的市场走势不利,但如果不是另有原因,当不至于令基金们在股指期货即将推出的前夜如此不计后果地抛出这些举足轻重的权重银行蓝筹股。如果这个“另有原因”连最简单的利益考虑也可以不考虑的话,是否可以被引申为受钢铁股抛售所伤的其他基金对该基金的“黑社会”式的报复,则是一个道理上似乎并不是说不通但事实上却未必如此简单的问题。

仅仅从排名的潜规则去解释基金们的斗殴动机显然是不够的。如果说排名是一场基金业绩的竞赛英雄榜的话,那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各擅胜场不仅是不奇怪的,也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目前我们的基金不是在赛的“多快好省”,而是在赛“跑”。比起不想崇高也不怕无耻的范跑跑来,这些6000点以上喊满仓、3000点以下“死了也要跑”的基金们,简直不愧为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范跑跑”。那么,这究竟又是什么样的潜规则呢?

是的,联手砸盘够“黑”,就其之讲究行动的一致性来讲也够“社会”的了,但是不是这就是足以称之为“黑社会”的理由,则恐怕也还是值得推敲的。就行动的一致性而言,此前的抱团取暖,扎堆拱牛,不要说气氛更热烈,而且节奏也更强烈,怎么“牛”起来就不怕“社会”,一“熊”起来就非但“社会”不得,而且还变“黑”了呢?换句话说,如果做“牛”就是“红牛”,做“熊”就是“黑熊”,那么,只要不是一致做空而是一致做多岂不就不是“黑社会”而是“红社会”了呢?

可笑的并不是这种形式逻辑的推理一推到极致就不难显现出来的荒谬,而是很多原来就不合逻辑也并不正常的事情在缺乏对比分析的情况下的不但不以为非反而还习以为常。事实上,今日之基金砸盘行为的“黑社会”,如果可以称之为“黑社会”的话,那也是由昔日之“红社会”发育而来的,如果说做多托市也可以称之为“红社会”的话。这跟当前社会现象中的“黑社会”通常总是白道黑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实是一个道理。

基金(不能不强调的是,这里指的还是那些被称之为证券投资基金的公募基金),自从它被视之为“市场稳定器”的那一天起就历史性地被赋予了托市的任务,这其实也正是基金的潜规则由习以为常的抱团取暖或扎堆拱牛演变到肆无忌惮的砸盘逼宫或逼空做熊的开始。所谓基金潜规则,既然可以为上市公司融资再融资服务,为股权分置改革、整体上市、资产重组乃至为政策性调控下的托市或挤压泡沫服务,那么,为什么就不能为某些大股东或利益团体的操纵市场、操纵股价去服务呢?也就是说,当基金把本应作为决定其行为准则的唯一前提即对它的投资者也即基金持有人的利益负责的信托责任置诸脑后,那么,无论其潜规则的颜色是“红”是“黑”,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呢?

基金不顾一切的砸盘逼空在今天之所以让人感到无法容忍,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它的“黑”得太离谱,而且也更是因为它的让人希望变失望在太大的程度上背离了市场的底线。当稳定成为维系国家整体利益、上市公司经济利益以及广大投资者根本利益的最大公约数的时候,基金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仅不是排名倾轧之类的所谓“黑社会”现象就能解释的,甚至或许也不是“不讲什么”所能解释的。联系到当前国际热钱黑云压城的背景,不能不让人怀疑其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更粗更长的黑线。

不过,基金问题的要害显然主要并不在于“红”与“黑”,而在于为什么它的潜规则有着太多的“黑”也有着说不清的“红”,唯独却没有“信托责任”这四个字?在笔者看来,当问题回到它的原点的时候,需要特别关注和全力挺起的不是什么别的,而是信托责任。信托责任,只有信托责任,才是基金生存发展不可须臾或忘的唯一前提、唯一基础、唯一原则,或者不妨也可以说是唯一理由。否则,无论如何发行基金或规范基金,到头来都不免将是走向自己愿望反面的“为他人作嫁衣裳”。这样的事情难道我们见得还少吗?

 

  评论这张
 
阅读(172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