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幸免于难的欣慰  

2008-04-24 05:2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免于难的欣慰

黄湘源

印花税哪里来哪里去,从千分之三的终点回到千分之一的起点,我们所感受的主要不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感慨,而是幸免于难的欣慰。

是的,如果再不调整印花税,中国股市就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了。这都是拜去年“5·30”的“半夜鸡叫”所赐。重要的不在于投资者是不是有承受印花税由原来的千分之一上调到千分之三的承受力,而是这个上调本身所承载的调控打压股市的政策倾向性。在中国经济和中国股市面对美国次贷危机冲击的重大危机关头,管理层关心的不是如何避免为美国次贷危机埋单,而是如何排除自己股市的所谓泡沫上涨风险。正是由于这样的政策错位的推动和鼓励,才有大小非解禁的严重失控和再融资肆无忌惮的狮子大开口,才造成了股市在不到半年时间里的一口气就将前两年大牛市的胜利成果化为泡影,也才使得没有发生次贷危机的中国股市用投资者的血汗钱去为发生了次贷危机的美国股市化解和转移投资风险的阴差阳错。

超过全部上市公司一年分红总额的印花税+交易费该不该下调,这本是不成问题的问题。首先,中国的交易印花税率之高,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不要说同低税率甚至零税率的国际成熟市场不可比,也远远超出了自身市场投资者的承受力。其次,2007年股票交易印花税税收达2005亿元,比2006年增长约10倍。按照香港税务局长的说法,印花税这种大规模快速的增长是极不正常的,它通常是股灾发生的先兆,不利于股市正常发展。再说,高税率且双边征收的印花税,也不利于长期投资者的培养。

印花税的该调不调,无非说明,即使股市已经从6000点跌到了3000点,印花税作为一种调控工具或调节工具的使命还没有完成。而这,正是最为牵动市场神经的事情。难怪今春以来不管管理层怎么接二连三地放开基金发行,不管管理层如何通过规范再融资等措施多方呵护市场,甚至也不管管理层在规范大小非减持行为上表示出了多大的诚意和发出了多么明确的救市信号,市场还依然不能放心。这其实并不是市场胃口太大,欲壑难填,而是对于监管政策取向上的有错不认账有错不纠错的担心。如果管理层依然坚持不怕股市跌只怕股市涨的调控方针,那么,人们就有理由担心股市不仅反弹上去了还会再跌下来,而且说不定跌的还比涨的多。

反对下调印花税的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那就是所谓的救市有悖市场机制。可是,为什么不说打压股市违背不违背市场化呢?如果政府可以为了打压股市的需要而令印花税成为一种调控工具,而市场却只能逆来顺受,不能表示反对,更不能为了不堪承受之重而提出轻徭薄赋的主张和要求,那显然是一种以市场化的名义为非市场化张目的双重标准。双重标准的市场化决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化,本质上恰恰是对市场化的背叛。

我们很高兴最高当局没有为以市场化的名义反对救市的言论所蛊惑,也没有为了照顾某些当权者的脸面而坚持知错不改。虽然从脱口而出的“不救市”到改口辟谣之后的三个多月的沉默延误了不少的时机,但由规范大小非到下调印花税则仅仅相隔两三天的时间。这是一种审时度势的明智,也是从善如流的表现。而对于正陷于围城困境的我国金融资本市场来说,重要的既不是师洋市场化之夷,也不是宗老祖宗之法,而是“真理在谁手里,我们就跟谁走,挑大粪的有真理,就跟挑大粪的走”。这当然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尽管印花税从千分之三下调到之一的调整力度不算大,其本身的救市作用也是比较有限的,但是,对于挽回广大投资者正在消失的投资信心的作用却是具有重大的决定性意义的。就此而言,此次下调印花税的意义远超其本身的经济能量,必将成为市场转折的一个重大契机,发挥推动市场健康稳定发展的极大杠杆作用。这也是我们可以为幸免于难而倍感欣慰的最大的理由。或许大多数人都未能幸免于指数和股价大跌过半的小难,但至少将由此而有幸得免于永世不得翻身之大难。

  评论这张
 
阅读(120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