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两种不同的风险观  

2007-10-09 08:5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股市当前最大的风险是什么?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一种是巴曙松说的“市场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市场运行机制的缺陷”,一种是左晓蕾说的“股市第一风险是股民自身”。

 

    说也奇怪,巴曙松按理来说是最接近管理层的学者,刚刚给中央政治局做过世界金融形势和深化我国金融体制改革问题学术报告,可发表的观点却直指政策机制的软肋;而作为券商机构经济学家的左晓蕾却总是更愿意替上头说话,好像天生就是一个政策意志的代言人似的。

 

    左晓蕾一边口口声声说经济学家不应该与市场接触过密,一边却一口咬定股市的最大风险不是来源于政策而是来自股民自身。让人不理解的是,一个不想接触市场的经济学家凭什么来对市场的风险问题作出所谓独立的判断。不过,这也许正好说明了她把股市第一风险说成是股民自身的说法不过是不接触市场因而也不了解市场的结果。

 

    其实,左晓蕾只要稍稍了解一点尚福林主席最近所批评的几个市场风险现象,就不难了解自己现在离市场有多远,而对市场风险所作的判断又是多么严重地脱离了实际。“有些公司借重组之名,却拿些烂资产装进来,借机炒作,使其连续涨停”,这是股民的问题吗?“一些涉案公司毁灭证据的现象较为严重”,这跟股民有什么关系?银行的理财产品宣传“10份宣传单中就有7份存在误导性陈述”,这难道是股民的责任?券商“追求假账户”,“去高校拉学生开户”,这也是股民的事?“一些基金公司出现的‘老鼠仓’问题”,这又与股民何干?可以说,尚福林主席一共提到的七种关乎市场整体风险累积的怪现象,大部分都不是股民造成的。即使是在“新股上市涨幅过高”、“绩差股居然现在也大涨了”这两大问题上,股民既是跟风者同时也是受害者,而尚主席显然也没有像左晓蕾那样不分青红皂白什么都归咎于股民。

 

    巴曙松的说法则与左晓蕾截然不同,观察和研究问题的做法更是大相径庭。巴曙松在关注到当前市场风险中分量最重的基金风险时,不仅有意识地接触了公募基金的高管,而且还对私募基金进行了一些现场调研。让他吃惊的是,当4000点以上私募基金就非常谨慎的时候,到了5000点以上公募却变得非常乐观,为什么?公募基金玩的是别人的钱。巴曙松由此看到了市场一扩大就不顾一切大量发行基金、基金一有钱就不顾一切地建仓、基金一建仓就不顾一切大幅度推高蓝筹股股价所带来的问题。不仅上市公司存在基金持股比例过高、投资收益对业绩增长贡献过多和大小股东利益不一致的问题,而且资产快速膨胀中的流动性风险也将放大股市波动幅度,引发资产价格泡沫破裂,造成市场和整体经济的内外失衡。所以,巴曙松认为蓝筹股股价增长过快而业绩不能持续增长也是很大的泡沫,同时,基金群体的快速扩张及其所凸显出来的市场运行机制缺陷,对市场监管提出了空前的新挑战,是市场最大的风险。

 

    左晓蕾的问题是她一方面意识到利益关系对服务于专业机构的经济学家的局限,另一方面又不能摆脱一个首席经济学家的特殊立场所带来的烦恼。这也许正是她近来不愿多谈股市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在笔者看来,唱多还是唱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经济学家是唯书唯上还是唯实。

 

    中国股市正处在选择做大还是做强的关键转折时期,正如证监会研究中心的祁斌所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市场快速发展和现在所处的环境还不匹配。”而市场运行机制的缺陷正是这种不匹配的最为集中的反映,说是当前市场的最大风险一点也不为过。

  评论这张
 
阅读(667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