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湘源的博客

 
 
 

日志

 
 
 
 

“泡沫论”不争也罢 就只怕身不由己  

2007-02-14 15:0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泡沫论”不争也罢,就只怕身不由己

(作者特别声明:本文为专门提供给网易公司的独家专稿,未经同意其他网站及媒体不得随意转载。)

黄湘源

如果真正站在市场的角度,“泡沫论”不争也罢,其主要的理由,并不在于有没有泡沫,而是不值一争。

作为一个具有一定投机性的市场,股市有泡沫并不奇怪。不要说中国股市,就是世界上任何股市都有泡沫,硬要说股市没有泡沫才奇怪呢。在中国的股市泡沫吹得太大的时候警告一下盲目跟风的、风险承受能力不强的老百姓,是任何一个稍有良知的有识之士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偏偏有一些人就像鲁迅笔下的阿Q忌讳说“亮”一样,一听到一点对“泡沫”的批评,就迫不及待地出来一口否认任何一点“泡沫”的客观存在,而其中居然竟还有一些较为著名的经济学家。这倒是让人不能不奇怪的。尽管我们并不想用“怀疑一切”的观点去怀疑那种有违常识的争辩背后有些什么阴谋,但是,在明知同阿Q没什么好争的情况下还争个不休,不是自己也有点阿Q了么?

由于对“泡沫”的经济学定义可以定性而难以定量,“泡沫论”之争注定是争不出什么结果来的。可是,问题并不在于纠缠在“泡沫”概念上的无谓之争能不能争出什么学术成果来,而是把有关“泡沫风险”的警示引导到所谓的学术之争上去,本身就是对于广大投资者的误导。

“泡沫论”之争把争论的焦点集中到对中国上市公司是否70%都没有投资价值的问题上,分散了投资者对短线溢价风险的注意力。事实上,中国上市公司是否70%都没有投资价值是一回事,是不是存在短线溢价风险是另一回事,两者之间虽然有着割不断的联系,但在具体的问题上是可以分开来研究的。虽然在大多数本土投资者视线中的中国上市公司的所谓投资价值也许不过是投机价值,却并不妨碍海外投资者把中国上市公司视为“金砖”,这并不完全是由于“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缘故,也主要不是由于估值标准上存在什么实质性的分歧。国际资本对中国股市的觊觎,并是冲着某些个股的个别投资价值,而是冲着整个中国的整体投资价值而来。而中国股市过去几年自作自受的“推翻重来”,确实也给他们提供了逢低介入的投机机会。再说,对于比我们更懂得股指期货的“聪明钱”来说,股指期货推出之前的现货市场无疑是可以提前量建仓的最佳对象。这一切无疑给了具有先天地利优势的本土投资机构变被动为主动抢时间争速度抢占制高点的极大启发,同时也给了中国股市报复性反弹的理由。不过,当股价溢价特别是权重指标股的溢价幅度过于透支业绩成长空间的时候,原来的有利条件也就变成了不利条件。这也是不能不看到的。

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市场人士早就看到并指出了溢价透支的风险,整个市场对由此而可能出现的调整也是普遍有预感的,在这点上,被称为压垮泡沫行情“最后一根稻草”的成思危其实并不比大多数人更高明。但从学术讨论的角度来看,成思危的“泡沫论”充其量不过人云亦云的老生常谈,并没有击中目前大盘股非理性溢价的要害,因而对于投资者正确分析和认识当前的市场特征非但没有太大的好处,反而给争论的对方提供了发动一场“空对空”战争的切入点,从而把一个本来应该有利于市场适当冷静下来也有利于投资者自我教育的风险警示引入了“口水战”的歧路。

成思危的“泡沫论”和许多有失偏颇的经济学理论一样,不恰当地把“泡沫”归咎于投资者的投机性。因此,他早不开晚不开偏偏在此当口所开出的“挤泡”药方也未必是一剂良方。中国股市散户之多虽然不假,但散户比机构更投机的说法则未必符合事实。在很多时候,他们实际上不过是机构的盲目跟风者,换个角度也不妨可以说是政策市驱动下的羊群效应的牺牲品。对于中国股市来说,与其动辄用行政干预来教育投资者,不如先教育教育滥用政府信用的管理层以及那些只知道用经济学解释政策的经济学家们自己。拿这次的情况来说,管理层、经济学家和机构的“大转折”、“黄金十年”和“盛世牛市”三重奏伴唱之下的超常规大盘股大扩容在前,散户排队开户入市和储蓄大搬家的空前盛况在后,而当广大投资者被发动起来的时候,一直悬在投资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落了下来。

应该说,成思危的“泡沫论”成为教训投资者的发令枪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其原因就在于言者和行者双方在诿过于投资者上无不“心有灵犀一点通”。不同表现形式的“亏损自负”论,其蛮不讲理的实质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们根本就不考虑事情的前因后果,也不懂得投鼠忌器,更不用说按照不主张主动“刺破泡沫”的格林斯潘所说的为预防泡沫破裂尽其责任预作未雨绸缪的万全准备了。

在“泡沫论”让投资者成为人为挤泡行动之牺牲品的同时,“泡沫论”之争也在成为大机构大资金操纵市场和鱼肉投资者特别是广大散户的工具。这从罗杰斯的改口也不难看得出来。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继续所谓的“泡沫论”之争,不仅意味着对投资者的继续误导,而且同欺诈和愚弄又有什么两样?既然越争下去越不值得,那么,停止无谓的“泡沫论”之争应该不失为避免“口水洪水都是祸”的惟一选择。但这既不意味着“泡沫论”的胜利,也不应当是忌讳“泡沫”之说的阿Q的胜利,而只是为市场用自己的方式调整自己的行为提供一个自由度相对高一些的空间之需要。

当然,“泡沫论”消失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是管理层也必须理智地放弃违背市场规则的过度干预。否则,市场客观存在的泡沫未必可以用不断的制造和扩大泡沫来消灭,“泡沫论”及“非泡沫论”之争的消失不消失恐怕也将身不由己。

 

  评论这张
 
阅读(235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